欢迎访问湘西土家网!
站内搜索:
浏览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浏览信息
文书
【字体: 】   【时间:2020/10/8】  【作者:校无忧-Xiao5u.com】  【关 闭】  【打 印

文书

【敕保靖安抚司升宣慰司制】  明洪武六年(1373)太祖朱元璋颁发。为敕封保靖安抚司升宣慰司事。敕称保靖安抚司彭万里首倡义师,纳土助顺,不辞百战,特行茂赏:钦赐铜印一颗、勘合一道,开设保靖州宣慰使司,加授宣慰使,进阶安远将军、轻车都尉,世袭保靖;妻曾氏封太淑人。居常贡赋,遇警调征,以永顺司、酉阳司讲信修睦,毋生事端。3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保靖县志·卷一天章》。

【赐彭九霄进布政司右参政制】  明嘉靖五年(1526)世宗朱厚熜颁发。为升彭九霄湖广承宣布政司右参政事。制称保靖宣慰使彭九霄系出世潘,身为良将,屡出征,著奇功,不扰民,不乱饷,特进阶大中大夫、资治少尹、湖广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致仕。武职而授文衔,在示朕褒贤特典;宣慰而升参政,酬尔勤王懋功。令彭益竭忠贞,固守边疆。27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保靖县志·卷一天章》。

【祭永顺保靖土兵文】  明嘉靖王守仁撰。为祭永顺、保靖二司抗倭将士异乡鬼魂事。祭文称嘉靖年间,广西田州叛,朝廷三年两征,调集永顺、保靖二司土兵火速进剿,终获全胜而班师凯旋。然,在刀兵之下,战火之中,无数土兵捐躯沙场,填于沟壑,失为异乡孤魂,无所依存,无人祭奠,能不伤哉!能不痛哉!作为江浙地方官的王守仁,感到不祭当罪,于是在大病之中写下这篇祭文,托知府布告天下以慰英灵。72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二艺文》。

【赐彭荩臣进大中大夫制】  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世宗朱厚熜颁发。为赐彭荩臣大中大夫事。制称云南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仍管保靖宣慰司事彭荩臣韬略家传,忠贞世笃,恪遵钦命,固守雄藩,亲往督征,纪律严明,近日征倭,伟绩懋功,兹特进阶尔大中大夫、资治少尹。体朕至怀,靖共厥职。2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保靖县志·卷一天章》。

【赐彭鼎进太子少保诏】  清康熙三年(1664)康熙帝特敕。为赐封彭鼎太子少保事。诏称据钦差、巡抚、偏沅地方抚臣周召南等疏题,保靖司投诚极早,归顺识时,为诸司之首,依议钦赐彭鼎坐蟒袍正一品服、太子少保、任湖广保靖州军民宣慰司使,颁方印一颗、经历印一颗,依印受衔,仍听地方官节制,谨守世土。1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保靖县志·卷一天章》。

【设立义学详文】  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泸溪知县王光夔上报。为设立义学,以正蒙养事。详文称泸邑与土司苗獠接壤,习染夷风,孩童囿于习俗见闻,不知读书,义学之设,在泸邑尤为亟迫。查泸邑康熙五年(1666)设有义学,后毁于兵燹。康熙四十二年又建,又毁。今年二月,众议在学宫旁建义学,捐费百金,经月余告竣,前后两庭,中为门楼,延请生员李陟公为塾师,入学童子甚多,各项程式已定。现具文详报,禀府批设。104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泸溪县志·卷十一学校》。

【云贵广及楚省各土司改土归流诏书】  清雍正五年(1727)十二月雍正帝诏令。为诏谕云贵广及楚省各土司“改土归流”事。诏书指责各地土司僻在边隅,肆为不法,草菅人命,罪恶多端。朕命各督抚等悉心筹划,可否令其“改土归流”,共遵王化,并非是开拓疆宇,增益版图而为此举。今幸承平日久,任事大臣剿抚兼施,数省土司归顺,土司所属之彝民即我内地之编氓,土司所辖之头目即我内地之黎献,土民略有需索,亦属无伤。境内督抚提镇等应留心访察,对不宜在其地任职者即时调换,严禁兵丁滋扰土民,确保边民康乐,共登衽席。4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永顺土司改土归流诏书】  清雍正六年(1728)二月雍正帝诏令。为“改土归流”诏谕永顺土司事。诏称据湖广督抚等奏并辰沅靖道王柔面奏,永顺土司彭肇槐实愿改土为流,情辞恳切。雍正帝念其向化心诚,不忍拒绝,特沛殊恩:彭肇槐着授为参将,并赐以拖抄喇哈番之职,世袭罔替,赏银1万两,听其在江西祖籍地方立产安插。1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桑植、保靖土司改土归流诏书】  清雍正六年(1728)八月雍正帝诏令。为“改土归流”诏谕桑植、保靖土司事。诏书历数桑植土司向国栋、保靖土司彭御彬暴虐不仁,土民如在水火,纷纷来归。数千土民,安忍置之度外,俱准改土为流,设官绥辑弹压。入内官弁,应须抚恤土民;奉法土官,各安其业;去其苛政,出民水火;如有助恶党羽,即行剪除。令督抚酌量安插向、彭于何省,并晓谕附近土司悉知。3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安置原永顺土司彭肇槐谕旨】  清雍正六年(1728)十一月雍正帝谕旨。为安置原永顺土司彭肇槐去向事。诏称今年春据辰沅靖道王柔面奏,准永顺土司改土为流,授彭肇槐参将,于新设流官地方补用。今王柔再奏,臣数月间观彭才具平庸,性耽安逸,不谙兵法纪律,若仍留彼地,恐致营务废弛。前后不同。据此,谕湖广总督迈柱、巡抚王国栋会同王柔,宣示彭肇槐,原系恭顺土司,询问他或仍复其土官,或自度才力居何等武职,或回江西祖籍闲居,务期安排妥当,以表朕加恩优待之至意。6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详议开辟旱路安设塘讯】  清雍正六年(1728)保靖同知刘自唐禀请。为开辟保靖至沅陵旱路事。详文称经查,保靖至辰郡沅陵旱路240里,山峻箐深,崎岖难行,南(实为东)属沅陵,北(实为西)属保靖,中属永顺(今古丈)。此路能避水路之险,不但关乎永顺、保靖公文速递,而且利于商旅贸易,不得不开。本县城至白溪关路,卑职愿捐资开凿,并捐渡船两只。惟永属、沅属长途路段,详请宪台饬令所在地方官开辟。并请发兵安讯,十里一塘,汛兵5名,铺递可以计日而到,行旅可以投塘而宿,咸颂宪德宏恩。5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出示劝谕沅民不得阻粜】  清雍正六年(1728)保靖同知刘自唐禀请。为请严示阻粜,以济民食事。禀文称今年四月十日,据保靖土司各头人禀报,去岁保靖歉收,今春民多枵腹,只得远赴浦市等处粜买进司。不料在沅陵遭兵盘阻,不容前行,幸得宪台巡辰援救。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禀请上宪谕令,并转辰州协镇,出示劝谕,严禁阻粜,以济民食。2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审理永顺同知潘果苛政凌虐谕旨】  清雍正七年(1729)五月雍正帝谕旨。为审理永顺同知潘果苛政凌虐事。诏称据湖广提督岳超龙摺奏,永顺土民聚众控告同知潘果酷刑重耗,纵役强奸民妇,藉名勒索,二千人扎住城外不散,应调官兵相机剿抚。谕,潘果系湖广巡抚王国栋保题之员,若交与湖广督抚审理,恐瞻顾回护。旨令赵弘恩署理湖北巡抚印务,秉公审理此案,若潘果实有苛刻凌虐等情,应置重典,以彰国宪;对土民倡首之人,应查出治罪。4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详改旗为都】  清雍正七年(1729)保靖知县王钦命禀报。为申明改“旗”为“都”事。详文称从前保靖土司把地方设立为16旗。今既改流设县,未便仍由旧俗,特将16旗改为16都,每旗一都,日后勘丈田亩可按都设里,按里均赋。又于各都设保甲,按甲清户,择诚实乡民委以乡耆,发给《圣谕广训》,朔望宣讲,务使家喻户晓。3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定夫价】  清雍正七年(1729)保靖知县王钦命禀请。为详定夫马工价,革除陋规事。详文称保邑系新辟,一举一动即为日后章程。从前官雇民夫,价无定例。今定条规,嗣后官雇民夫,照依民间工价增加一分,即每夫每天价银四分,马一匹价银八分,完工面给夫价,不假手胥役,以免克扣。仰体宪台爱民之意,详请指示。2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设义学】  清雍正七年(1729)保靖知县王钦命通报。为详设义学,以启愚蒙,以开见闻事。详文称保邑人民向隶土司,不事诗书,今改土归流,应图教导。卑职延请沅陵、泸溪、溆浦诸邑生员,设立义学10处,教导边氓蒙童,以期渐化风俗。今将诸生姓名并设馆处所造册通报。1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自报田亩均平赋税谕旨】  清雍正八年(1730)三月十七日雍正帝谕旨。为诏令新设永顺府土民自报田亩均平赋税事。谕称新设永顺府原永顺、保靖、桑植三土司每年秋粮共银280两,不从田亩征收,皆由土民按“火坑钱”“锄头钱”“烟火钱”征收拨解,土司、舍把、头人占据肥田熟土,土民只有零星硗角之地。改土归流后,仍循旧制,无田之民仍受火坑均摊,有力之家隐占田亩不输赋税。谕任土作贡,行“开报一法”,土民自报田亩,给予印照,并蠲免一年秋粮银。俟一年报齐,有司照册确查,按田肥瘠升科,完此额赋。5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详报卿云】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禀报。为报祥瑞,以显圣德沐浴蛮地事。详文称保靖原系蛮地,自改土设县,人人乐享太平。今年五月十一日,卑职与一干人等在狮子山相度县治城垣时,仰见红日当空,祥云焕彩,五光十色,向日捧霞,自午至酉,经久不散,万民欢呼,咸称祥瑞。实因圣天子德泽远敷,各上宪恩波边氓,感动上天所致。1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改建石城始末节叙两司会详稿】  清雍正八年(1730)湖南按察司等司呈状。为饬议永保龙桑四县城垣由土城改建石城事。状呈改土归流后,四县遵宪台批饬建土城垣,但为防日后倾颓,都改建成石城垣,坚固长久。不足费用,各捐养廉,借贷变产,不增帑项,不派累边氓。永顺府捐银三千两,系两年养廉。本司经查实上详,并非擅自议更议改,以便将来造册报销。联衔会详,奉督宪、抚宪批转,侯抚都院、督部院批示。5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十年《永顺县志·卷一建置志》。

【详清疆界】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禀报。为密陈保靖“改土归流”清分疆界事。禀称清分疆界,为新辟“苗疆”第一要务。今年二月,卑职备造铁针、界牌,分别与永顺、龙山、酉阳、乾州各员会同公勘,分疆立界,按界凿眼,贯灰成线,竖立界牌,所有县界均已确立,特具文禀报。24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定保甲】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禀请。为详请保甲方式,以便造册登记事。详文称保靖新辟蛮疆,已将旧16旗改为16都。遵雍正四年保甲编排法、雍正五年将绅衿之家一体编次法,卑职拟将十户编为一牌,十牌编为一甲,十甲编为一保,设立牌头、甲长、保正,无分土民客家,一律编户。一户之下开明土著、客藉,日后设立学校,以便分别取录。刊发门牌,悬挂各户,便于稽查。通详宪台,核夺施行。56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旌良善】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禀报。为详旌孝义,以彰风化事。详文称保邑新辟蛮疆,民知伦常大义者不多。卑职将都察院《赏善罚恶条告示》广抄粘贴城乡,移风易俗,以臻醇厚。前据乡人公举,街民朱定国克孝其母、刘汉景克尽弟道、王佐端方忠厚,备文详报,奉抚宪赵宠恩批据,勘可旌奖,布政司等饬令制匾。今已遵照奉行。34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革土司积弊略】  清雍正八年(1730)永顺知府袁承宠颁发。“改土归流”伊始,为革除土司积弊,整顿政纪民风事。共21条,即:禁革土司老戥,革除赋税按火坑摊派,大秤收银;严禁苗、土凶徒捉拿人畜、抢劫寻事;永行厘剔征收蜂蜜黄蜡陋例;禁绝谢恩赎罪,不许借民间词讼勒索;禁革官员到日贺礼,派送礼物;永禁派送食物,连累小民;严禁保正、乡约擅受贺礼,既除舍把之名,更除舍把勒民之实,纠正保靖将“旗长”改称“耆长”,应照内地统称“保正”;严禁骨种、坐床恶俗,律应重典,以正风化;弛禁不许盖瓦,服、舍违式并无此禁,听民自便;土民、客家应一例编甲,以便稽查;禁革外来农民送纳土舍礼物盐米,所种土地清丈后一并升科;急禁土司恶俗,向年每逢岁时令节及各委官舍把下乡,俱令民间妇女摇手摆项、歌舞侑觞,应请严禁,以正风化;革黜土兵,老弱病废者归农,年轻力壮者可入伍,不得指称土兵派取银米;严禁杀牲饮血,禁绝淫祀,禁宰耕牛;禁绝土民馈送,原派送土官、家政、总理、舍把礼物之陋例亟宜禁除;严禁火坑钱,向民摊派;并除外来商旅馈送,确保商旅通畅,互通有无;雇觅民夫应酌定夫价,勒碑遍示;保靖土人俱令剃头;服饰宜分男女;公媳内外宜有别。25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详定斛斗】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禀请。为详请颁定斛斗则式,以昭公平事。详文称保邑斛斗大小不一,民受其害。今请宪辕将部颁斛斗则式饬发下县,令经纪铺户照式造备,烙印使用,前违式斛斗概行销毁,以昭公平。倘有匿藏行使,按法重处。2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禁戥秤潮银】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禀请。为公平戥秤,禁使潮银,以定规制,以息争端事。详文称查保邑城乡铺户人等,所使戥秤,有使汉平者,有使土戥者,汉平与法码相符,土戥则与法码轻重不一,出入相差甚大;奸棍购物,因土苗愚民不识真假,将潮银掺假至三四成,有的竟以药煮铜铅,坑害边氓,酿成祸端。卑职谬定,今后凡使用戥秤,均以天平为准则;银两以九成为通行,以七八成至五成为潮银,五成以下禁止使用。有奸棍仍行诱骗,捉拿重惩。3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禁衙役索诈】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颁发。为禁革衙役勒索陋规,以遵法纪事。告示称从前,每遇审讯,有“铺堂费”“看票草鞋钱”“抄批纸笔钱”等等,新辟土民,畏役如虎。今本县晓谕,从前一切陋规彻底革除,不许收受分文。凡有审讯,先查有无收受。若有收受,当事者加责二十板;衙役枷责革退。2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劝开垦荒地】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劝谕。为开垦荒地,以养民事。告示称力田勤亩,无不丰衣足食。保靖尚属沃腴之地,何以本地所产不敷本地所用,皆因抛荒者多,大峡平冲荆棘丛生。为此示仰乡民知悉:荒地若系祖业,勒令自行开垦耕种;若系无主官地,有人开垦,本县给与印照;穷乏无力者,本县借给工具。限一年内开垦种植。有开垦百亩以上者,本县重加奖赏。2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劝遍山种桐】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劝谕。为劝谕种植桐树,以裕民利事。告示称保邑深山密箐,无甚产出,惟种桐树一项,与民裨益良深。偏坡垦植杂粮,陡坡尽可种桐,易为培植,两三年间即可取利无穷。为此示谕,急为种植,尔民成家之法,各宜踊跃奉行。17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禁短衣赤足】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颁发。为禁短衣赤足,以改革服装事。示称保邑代隶土司,服饰鄙陋,不拘男妇,概系短衣赤足。今改土归流,凡一切有关民俗事宜,相应兴举。限一年内,宴会之际,照汉人服色:男子戴红帽,穿袍褂,着鞋袜;妇人穿长衣长裙,不许赤足。否则不得与吾民同登盛宴。22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禁白布包头】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颁发。为禁白布包头,以遵礼尚俗事。示称保靖男妇人等,头上皆包白布,毫不知礼。白布为孝服之用,不可常戴。今后除孝服之家应用白布包头外,其他概不许用。若冬日御寒,用黑蓝诸色布包头。违者即究。1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禁婚嫁襁负】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颁发。为革除婚嫁背负,改车迎轿接,以重婚姻事。告示称婚姻为人伦之始。保靖民间嫁娶,皆系背负,或系徒行,无车迎轿接,殊乖体统。本县捐买竹轿数乘,给发乡耆,嗣后尔民完娶婚姻,即向乡耆处借取,并备鼓乐迎聘,不得仍前背负步行,有违本县移风易俗之意。1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示禁火床同居】  清雍正八年(1730)保靖知县王钦命颁发。为禁火床同坐陋俗,以别嫌疑,以厚民风事。示称男女之间有一定礼仪。保民不拘亲疏男女,客有到家者,同在火床蹲踞环坐,不避嫌疑,大乖礼仪。今后邻里亲友往来,不许同坐火床,男女各存嫌疑,以存名节。鄙风陋习,次弟革除。2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详定赋税】  清雍正九年(1731)保靖知县王钦命禀报。为详定田赋规则,均派定额,以完税事。详文称保邑山高雾重,地瘠民贫。昔田土12091亩,科粮108石,征银153两。今按照秋粮原额96两科征,则每田粮一石科征银89厘,田粮共科征秋粮银923钱;地粮一石科征71厘,共科征37钱。合共征银96两,以足秋粮额。今造册详报。4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节叙司道会详额征总数稿】  清雍正九年(1731)湖南粮储道等会详。为永顺府秋粮银征收事。详文称经会查,永顺县原额秋粮银80两,合共报田地325顷;龙山县80两,395顷;保靖县96两,129顷;桑植县24两,31顷。共额赋280两,原土司按“火坑”派征。今经奏报,改照田亩起科,照依内地州县计算,于雍正九年为始。3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十年《永顺县志·卷三赋役志》。

【详免雇夫】  清雍正九年(1731)保靖知县王钦命禀请。为保民苦累不堪,恳免久用人夫,以安新开蛮地事。详文称保邑旧隶土司,民衣不蔽体,今改土归流,应宜休养生息。雍正八年八月,因“开辟”六里红苗,凡背运粮草军装,征用保邑人夫七千有余。而保邑烟户不上七千,有父子全往者,秋成收获,皆系妇人幼子。虽用工之日给银四分、米一升,但预期守候、回转路途,数日无补。民夫餐风宿露,病者多有。今已数月雇夫,子去而父起怨恨,夫去而妻辄悲泣,雇夫皆执银执米,痛哭哀求免征。卑职职司地方,不得不据实疾陈于宪台,开一六里,而伤一保邑,殊非上宪爱民之意。恳请金笔批示,免雇保邑人夫,着就近邻县接济军需。6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雍正《保靖县志·卷四艺文》。

【苗疆道厅委署各员速赴驻劄弹压谕旨】  清雍正十二年(1734)正月雍正帝谕旨。为诏令苗疆道厅缺出委署各员速赴驻劄弹压事。谕称苗疆(在明、清史籍中,“苗疆”有时是对南方和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一种泛称;“苗”亦然,除今天的苗族外,还包括土家、侗、仡佬、布依等民族)地方紧要,道厅缺出时,代理人员每因本管地方要紧为由,而不前去行代理之职。谕嗣后若有缺出,该督抚选员代理,应速赴任,待新任官到后,再回本任,以驻劄弹压苗疆。16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申饬王柔独断湖广土司改土归流谕旨】  清雍正十二年(1734)八月雍正帝谕旨。为严行申饬王柔独断湖广土司改土归流一案事。谕称湖广总督迈柱委令按察使王柔办理湖广土司“改土归流”事,其建立府县营讯、添设官弁兵丁及善后事宜,未经督臣等公同详议,屡次具摺直达朕前,借此夸耀邀功,且所奏不可行者十之八九。着谕严行申饬王柔,并将所奏各摺悉行发还。26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设考棚学额部覆】  清雍正十二年(1734)礼部等部会议回覆。为永顺府添设考棚,设立学额事。复件称据湖南巡抚钟保疏称,永顺府自设府分县后,应试士子千余人,几同内地。应如该抚所请,于府城立考棚一所,添设教授一员,四县各添设训导一员。岁科两试,准永顺府学额12名,四县学各额8名;武童三年一试,照文童额数取进。至于廪增额数及出贡年分,待人文克盛后再议。又,永定归并永顺者、慈利归并桑植者,从两县8名中各取2名,余6名俱取土民。3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十年《永顺县志·卷二学校志》。

【裁汰土官赏给世袭把总职衔敕书】  清雍正十三年(1735)雍正帝谕旨。为裁汰上峒长官司等三土官赏给世袭把总职衔事。敕书称上峒(今桑植地)长官司向玉衡既无防御之责,亦无管束军民之任,准请辞职裁汰。念其有功,特赏给世袭把总职衔。又,下峒(今桑植地)长官司向梁佐、大喇司(今龙山地)土司彭炳俱给世袭把总职衔。14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保护土司坟墓檄】  清雍正十三年(1735)辰沅永靖道王柔颁发。为保护土司坟墓事。檄称永顺府永、保、桑三土司,先世皆立勋名,改土归流后,土司移驻外地。恐其祖先坟墓被侵削盗刨,责令各厅县查明三土司历代土官坟墓,逐细造册,送府存案,永远不致损伤。如有不法棍徒侵剥树木、恃强盗葬及刨挖偷盗等情,严拿治罪;保甲有敢匿报,罪同盗贼;县如失察,亦即通揭请参。4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桑植县定界详文】  清乾隆元年(1736)常德通判朱燕上报。为勘定湘西北县界事。详文称永定新设县治,原题四至与永顺、慈利、桑植、沅陵等县错杂割裂,不便管理,且桑植城垣衙署基址俱在永定界中。向宪台提出了一系列重新分界方案,如永定与永顺之界,请改正以槟榔铺、浪头河、五溪河、川岩坪、崇山为界。各县按界竖立界碑,永远遵守。18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禁陋习四条】  清乾隆七年(1742)永顺知县王伯麟颁发。为禁永顺县域原土司陋习事。禁示共4条:禁勒取骨种;禁违律转房;禁违例争赎远年田产;禁男女混杂坐卧火床。要求保正、甲长、牌头人等逐户传谕,一体凛遵。95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十年《永顺县志·卷四风土志》。

【禁汉人买地土详】  清乾隆十二年(1747)永顺知府骆为香上报。为保护土、苗各有田土耕食事。详称永属山多田少,今改流20载,薄赋轻徭,取进土苗文武童生。永属客户及外来贸易人等因此地粮轻产贱,且可冒考,倚亲托故,陆续前来,构产入籍。土苗愚蠢,共相买卖,田土日蹙。土苗只知耕种,别无艺业,亦从不出外生理,将来势必难以资生。详请谕令,土苗如欲变动田土,只许卖与本籍土苗,或暂时典给汉民,银到取赎,不得再听汉民谋买。入籍客民现有之产,只许当卖与此处汉土苗民。若任听谋买,则量为惩戒。7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饬修牛路河檄】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湖南巡抚陈弘谋檄示。为牛路河修路改道事。示称永顺府城至王家村(即王村,今芙蓉镇)陆路一段牛路河,崇山叠岭,上下十里,势甚陡险,遇雨阻途。陈经相度,此河上游坡缓溪窄,土石相间,易于修路架木桥,可避上下陡险,可省数里之程。饬永顺府亲往查勘,绘图测算,动项饬修,去一分崎岖,增一分平坦。32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修猛洞河禀】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永顺知府曾宗发禀报。为倡修猛洞河道事。禀称查永顺城至王村,猛洞河计长136里,河身狭窄,滩多浪急。土人用荔溪小船装载柴草,商民恐船翻而不敢行。今相度形势,若凿去巉岩,则秋冬山水未发之时,往来舟辑绝无妨碍。疏浚河道,需工项银665两,不敢上请,由本府及永、保、龙、桑知县捐廉倡修,盐商助修,交永顺县令等经历,近已开工。为民父母,解民之事,分内之职。7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边疆要缺之员俸满擢升谕旨】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乾隆帝谕旨。为边疆要缺之员俸满擢升事。谕嗣后边疆要缺之员,不得调办别项差务,俸满之时或升职或升衔。湖南督抚遵旨议定,永顺知府、喜鹊营同知、江西寨通判、永顺、龙山、保靖、桑植四知县、辰州府乾州、永绥同知、凤凰营通判等共17缺各员,5年俸满之时,或保题升用,或升衔;再满3年,仍照前议。钦定,苗疆知府等职缺出,准先从苗疆留任人员中升用,以便该员熟悉本地事宜。7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永顺府札永顺县保护土司坟墓宗祠】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永顺知府张天如札。为保护土司坟墓、宗祠事。札称永顺土司历奉征调,本朝向化献土,颇著劳绩。今见土官旧宇荒陇,坟墓淹没,樵牧践踏,豪强侵占。名臣忠烈历有培护祠墓。饬令明查册报土官坟墓、宗祠,有无墓田,选择嫡派子孙端恪之人为奉祀生,岁时祭扫保护,使彭氏之先得长妥其魂魄。37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永顺府札保靖县保护土司坟墓宗祠】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永顺知府张天如札。为保护土司坟墓、宗祠事。札称保靖土司彭御彬虽不情愿改土,但其先人皆有功业可纪。今土司祠宇无存,茔墓不治。饬令保靖查明土司历官年代、祠宇坟墓、有无墓田、谁系嫡派,选立奉祀,以绵血食。15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掘壕种树示】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永顺知府张天如颁发。为告示乡民掘壕种树事。示称永属地方山多荒土,尽可种树,数年之后即可收利致富。为防牛马践踏,可学长沙人掘壕筑墙。若遇进界偷砍,许即报官重责。掘壕筑墙,还可防豪强兼并。切勿偷安怠惰,坐失地利。4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挖塘养鱼示】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永顺知府张天如颁发。为劝告土民挖塘养鱼事。示称永属民众只因怕人偷窃,而不挖塘养鱼。养鱼不须人力,春间放养,秋冬得利。为防偷窃,可学永绥之人于塘中多插竹梢,勤于照看。且挖塘蓄水养鱼,既可得鱼,又可防旱。各保甲须广为劝导,本府当以挖塘之多寡而别保甲之勤惰。3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革值月夫示】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永顺知府张天如颁发。为裁革值月夫,减民负担事。示称查永、保、龙三县向有值月夫一项,每月轮流在城守候,龙邑用至30余名,无事之日将夫羁縻在城,不是恤民之道。经本府详奉抚司道宪批允,将值月土夫概行裁革。值夫之乡派头人在城守候,用夫之时先期传唤。土夫一听传唤,即须踊跃急公。乡保藉称在城守候,勾结衙役派索费用,查出重惩。45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饬设立义冢檄】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永顺知府张天如檄移。为凤滩设立义冢,安葬浮尸事。檄称凤滩虽经修凿,但春夏水涨仍有失事,上流浮尸常漂至止,捞起掩埋,两岸均系乱石,一遇久雨淋去浮土,尸骨暴露在外,殊堪悯恻。本府与凤滩伏波庙住持相商,购得庙旁山地一块,作为义冢,水上浮尸可于此埋葬,以安魂魄。23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县志·卷三典祀志》。

【马贩经由苗地禀】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永顺知县陈惠畴禀请。为禀请给马贩印照时不经由本邑,确保禾苗不受践食事。禀称乾隆十二年(1747),前抚宪杨饬令议定常澧各属民人赴川黔购买骒马,途经永顺县,应给印照,载明各项,以便查验,少生衅端。今因本县土苗生齿日繁,道旁种植杂粮日广,刀耕火种,全赖杂粮。马贩较前日多,放马践食禾苗,毫无顾忌,双方争斗,即生事端。特禀请宪台,马贩领照,应予载明从沅辰常大路运往荆襄,不得复来苗地,使马贩知所避忌。4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札永顺张守府】  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江苏巡抚陈弘谋给永顺知府张天如的信札。信称永顺别后数年,张接连来书,所谈惟民生利弊、治理得失。告诫张“抚治苗疆,原宜静而不宜扰”,改流尤应关注民生。赞张事永绥时已有一番措置。询问张分守永顺后,修治猛洞河、牛路河官道、架铁索桥、王村以下纤路兴办之事近况如何。新辟苗疆,水陆易行,声息常通,百物聚集,甚为紧要。42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下艺文》。

【官山拨充书院膏火禀详】  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永顺知府张天如上报。为拨充土司遗留荒山为书院资费事。禀称永属四县,山场田土已经地方官查明给予印照。如有山土管业而无印照者,即系土司所遗荒山为民冒占。永顺作补湖、女娘山、车窝、上榔保等各处山地共422张,系属土司所遗荒山,召佃耕种纳租,共得租银98两,永为书院师生束脩膏火。请宪台核转批示,并请将此山地免升科纳赋。16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乾隆《永顺府志·卷十一上檄示》。

【向朝琏、施洸等人当卖契约】  14纸,清乾隆五十年(1785)至嘉庆二十年(1815)间向朝琏等28人立。为清代乾、嘉年间保靖土家、苗、汉农民迫于无奈当卖田土、山林的契约文书。共14份,首尾完整,文有定式。全因“眼下无钱,亟须钱用”,而“永冼根断卖字”。当是保靖农民已穷困已极,到了非出卖祖业不可的地步,才忍痛为之的经济行为。均加盖有保靖县衙官印。今藏保靖县档案馆。

【奏改凤乾永三厅为直隶厅】  清嘉庆元年(1796)十一月十四日钦差明亮等奏。为奏凤、乾、永三厅改直隶厅,酌定苗疆边俸年限,并改巡查为经历等事。奉旨:于凤、乾、永三厅酌量改设知府一员,以资弹压。伏查:三厅向来难治,设知府一员,自有必要。但若设知府,必添设各官。今三厅均属辰州府分驻厅员,莫如将三厅改为直隶厅,同知到任之始,即行升衔。辰沅道给按察使衔。将苗疆5年俸满方准保题升用等项,改为3年。永绥厅原有经历,请将凤凰、乾州巡检改为经历,以资弹压。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案部复”,奉旨依议,准咨。23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佚名编《苗疆屯防实录•卷九建置沿革上》。

【禁止吕祖庙课读牌示】  清嘉庆二十年(1815)永顺知府福顺颁示。为禁止在吕祖庙课读及添设神像事。示称纯阳吕祖,嘉庆十年(1805)奉旨加封尊号,春秋祀典,本府特捐廉新建庙宇。近来有蒙师在内开馆设学,无知幼孩秽亵神灵,而近旁书院却闲置不用;僧道供设其他神像,不伦不类;引诱妇女入庙烧香,无所不至。为培植地方起见,嗣后如有在庙教学及添设神像者,首事等立即禀报驱除,永为禁止。2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古丈坪督捕同知改为抚民同知部覆】  清道光二年(1822)十二月吏部复咨。为古丈坪督捕同知改为抚民同知,并移桑植下峒巡检为古丈坪巡检准咨事。回复称据湖广总督陈若霖等奏称,永顺县之西英、冲正、罗依、功全四保,距县城甚远,向归古丈坪督捕同知稽查弹压,命盗词讼仍归永顺县审理,民苗守候不便,差役跋涉维艰,管理实有鞭长莫及之势。督捕同知驻扎古丈坪,为就近分理,因地制宜,请将古丈坪督捕同知改为抚民同知,四保命盗词讼概归该同知管理审核;桑植县下峒巡检事务甚少,予以裁汰,移为古丈坪巡检;同知与巡检定为苗疆要缺。经吏部等部转奏,奉旨依议。16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佚名编《苗疆屯防实录·卷十建置沿革下》。

【团练规略】  清咸丰六年(1856)永顺知府黄其表制定。为办团练制定章程事。共9条。各村以十家为一牌,邻近若干牌为一团,各家出一丁,具名造册。团勇平时操练,遇匪盗捉拿,有功者论赏。团首应公正办事,管好经费。55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三都里》。

【禁私宰耕牛示】  清咸丰十一年(1861)永顺知府张修府示禁。为禁私宰耕牛,打击罪犯事。示称耕田犁地,全赖牛力。私宰耕牛,私开圈店,国有常刑,神有显罚。为保护耕牛,发展生产,打击偷盗销赃,嗣后禁止私宰耕牛。病老倒毙之牛,应报地方官查验,不得擅自开剥。如有违禁,定当重罚。55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禀赍奉询郡属事宜清册由】  咸丰十一年(1861)八月十三日,永顺知府张修府禀复抚宪毛。就永顺府一厅四县事宜,抚宪毛札永顺府张修府,张经调查后,回禀毛抚宪。所答之事有:辖境四至、隘口险要、名山大川;城墙长宽、建造质地;城外濠沟;城内米粮是否充足;义仓、社仓存谷数;书院、义学;署内官亲幕友、家丁人数;书吏差役情况;命盗案件破获情况;寻常词讼随到随审情况;衙蠹讼棍、地痞土匪滋事惩处情况;办理团练情况;地方利弊兴废情况。禀文约36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张修府《溪州官牍·甲集·禀》。

【劝种秋粮示】  清咸丰十一年(1861),永顺知府张修府告示。为劝种秋粮,以备灾歉事。示称永顺府山多田少,旧俗所种禾稻、苞谷、大小二麦,岁仅一熟,一遇灾年,束手待毙。今仅民众学习江淅各省,春熟与秋收并重,于中秋前后广种荞麦,来岁初夏即可收割,仍可照常插秧,一年两熟,家给人足。本府已于府中空平隙地试种,不费工本。加强牲畜管理,严禁践踏,违者重惩。示文约32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张修府《溪州官牍·乙集·示》。

【请给奖郡属举报孝子并节孝贞烈妇女详文】  清同治二年(1863)三月十六日,永顺知府张修府上报学院白。为详请给奖,以阐幽光,而昭激励事。详称自道光十一年(1831)后,永顺府所属各县厅未沐旌扬。卑府选派公正人员遴选孝子、节孝贞烈妇女上报学院,请察核并颁给匾额,由卑府转饬制造,悬挂各户,以正风俗,以昭激励。附呈事实清摺17人:孝子永顺匡士奇1人,节妇永顺李应富妻张氏等11人,烈女龙山黄氏等2人,贞女保靖谢氏等2人,孝女永顺氏1人。约17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张修府《溪州官牍·甲集·详文》。

【郡属地方要隘禀】  清同治九年(1870)永顺知府魏式曾禀报。为禀报边防要隘事。禀称永郡处万山之中,壤接川黔,为湘西屏障,关隘重重,最险要处,龙山有四,桑植、保靖、永顺各有二。守土者若能审度于平日,庶不至仓猝于临时。卑府奉札整饬团防,于此数处加意稽巡。再查郡属各县久未修志,关隘未详,现督饬各令开局修辑,照澧州办法,将边防要隘刊入志乘。6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严禁各滩抢船勒赎示】  清同治十年(1871)永顺知府魏式曾颁示。为禁惩滩头地痞抢货勒赎,设立救生船事。示称经本府访闻,酉水滩头地痞甚多,有凤滩朱先开等著名巨痞,遇商船稍有失事,即上船抢货勒赎。本应按名拿究,先给改过自新,如若仍蹈旧迹,定即拘案惩办。现设救生船只,编立水保,稽查各滩,有商船失事,自有红船救护,确保商旅安全行驶。3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详请赈恤水灾禀】  清同治十二年(1873)六月永顺知府魏式曾驰禀。为禀报水灾,请求赈恤事。禀称六月十六日,永顺县蛟水肆虐,经各员实地查勘,附郭城垣,官署民宅,无一完者;仅守车、车窝、勺哈三保冲毁田畴5000亩,民房2000余间;冲毁仓谷3廒、漂失积谷1500余石;捞获尸身20余具,漂流无下落者无算。民无所居,无所食,纷纷赴县请赈。各员遍加抚慰,灾民造册登记,县令赈济15日,动用积谷1720余石,所剩无几。示谕冲毁壅塞田地赶紧修复补种,强壮劳力挖沟清泥,以工代赈。新谷成熟尚有月余,饥民遍地,尚需接济一月口粮,民瘼攸关,万分焦急。恳请发帑赈恤,或于本府县援防捐输下拨银救急,以纾民困。城垣、官署民宅修复,查明另禀。118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奏为永顺府城猝被水灾谨将拨款赈恤情形恭摺奏】  清同治十二年(1873)七月湖南巡抚李瀚章奏。为奏报湖南水灾与赈恤事。奏称六月二十九日,据永顺知府魏式曾等禀报,永顺县蛟水肆虐,臣当即派员带钱3000串,会同详查,以守车保和城内被水最重,总计冲毁田地4000余亩,毁坏民房2000余间,淹毙男妇20余人,仓谷漂失1500余石。急动用厘金和仓谷赈恤,不敷,再行接济。毁坏民房,拟酌给修费。饬各员核实支放,赶紧率民修复田亩。城垣官署,陆续筹办修复。同时奏报的还有澧州、安乡、武陵、桑植水灾情形。8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县志·卷一奏摺》。

【赈恤永顺府城水灾谕旨】  清同治十二年(1873)八月一日谕旨。为赈恤永顺府城水灾事。旨称据奏,湖南永顺府六月水灾,冲毁房屋,淹毙人口,民众荡析离居,殊堪矜悯。巡抚筹款赈灾,着令认真稽查核实,即行抚恤,毋任一夫失所,城垣衙署等房次弟修复。19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详请关帝宫奏颁匾额禀】  清同治十二年(1873)永顺知府魏式曾禀请。为求御匾,抗御水灾事。禀称本年六月十六日,永顺府城蛟水肆虐,居民见关帝君在城楼上灵旗往来,水势立退。关帝宫水深丈许,独帝君圣像一尘不染,尤显神应。阖城绅士联名恳请宪台转奏皇恩,御书匾额,以光庙貌,以镇边疆,御灾捍患,抚顺舆情。26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敕永顺关帝庙匾额】  清同治十二年(1873)十二月十六日谕旨,十八日内阁抄出。为敕永顺关帝庙匾额事。据王文韶奏,湖南永顺府六月蛟水陡发,灌入城内,居民惊惶,仰赖关帝神灵显应,得以转危为安。同治帝亲书“回澜垂佑”一匾,敕挂永顺关帝庙,用答神庥。11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首上谕》。

【崇文书院藏书条规】  清同治十三年(1874)永顺知府魏式曾告示。示称书院原藏书上年毁于水灾。魏公筹款派人重购书4柜,以后历年增购。郡属介处边隅,购书不易,先年各学奉颁书籍久已残缺不全,新增4大柜以藏群籍,造具书目簿,以便查核。每年派生童二人掌管,如有短少责令赔补。借书阅毕,即缴,不得携带回家。凡遇考试日停讲,将柜封锁,不准率尔借观。640字。原件存否不祥。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五学校》。

【详请设立保甲康济局禀】  清光绪二年(1876)永顺知府魏式曾禀请。为设立康济总局,救灾御患事。禀称永顺郡城环山皆石,井泉无多,一遇火灾,仓皇失措。同治八年(1869),卑职曾捐置水龙、火钩、云梯、太平缸、汲桶多件,防患于未然。不意十二年六月水患,一切荡然无存。去年二月,正街失火,卑职率人扑救,无奈器具不足,人心不齐,延烧70余家。今卑职与马副将购置器具,组织官商民人月捐。拟设保甲康济总局,选练丁勇,供役防水火,兼弭盗贼。114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禀郡城开设济生米局减价平粜请批立案】  清光绪二年(1876)永顺知府魏式曾禀请。为开设济生米局,平抑米价事。禀称本郡所产,不够民食。青黄不接,米价特贵,市侩抬价,囤积居奇。为民生计,禀请开设济生米局,秋收储粮,青黄不接之时,以四成照旧章借放收息,六成减价平粜。55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同治《永顺府志·卷十一檄示》。

【奉天敕命丝纶奖】  1幅。清光绪七年(1881)光绪帝颁发。为奖掖保靖营外委李辉斗事。状文称,“李辉斗小心尽职,协办奉公”,“授武略骠骑尉六品顶戴,同时其妻贤内助马氏为安人。特颁奖于丝纶,芳声弥劭”。丝纶,楷书,墨书。幅面120厘米×32 厘米,汉文17行,满文18行。前有丝纶光影织字“奉天敕命”,后加盖皇印。原件残损,现经装裱修复,藏保靖县档案馆。

【革除兵谷采买等三项积弊禀】  清光绪七年(1881)永顺知县田继昌禀请。为革除积弊,遴绅设局事。禀称据邑绅教职姜顺泰等58人禀称,自改流后,兵谷采买、夫马差徭、科试考卷印制,百余年未变,差保渔利,小民受累。请革除三项积弊,将兵谷采买旧章由差保承领谷价改由业户亲领,差保结完谷石改归业户亲完;遴绅设局,办理徭役、科试考卷印制等项。湖南布政使庞际云批示,试办3年。1460字。原件存否不祥。收入民国《永顺县志·卷七建置志》。

【继续开办恭生局禀】  清光绪十六年(1890)永顺知府张曾扬禀请。为继续设局采买兵谷事。禀称永顺县从前发价收买兵谷,扰累乡民。光绪七年详准设恭生局采买支应,本属官民两便之举,因经理未尽得人,造成新的弊端。经卑职两年整顿,遴选秉公能干之人,清理账册,追缴亏空,订立章程,刻石立碑,已有盈余。请继续设局办理此事。并将3年收支情况悉数上报。50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民国《永顺县志·卷七建置志》。

【请建文庙开中学禀】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古丈坪厅同知董鸿勋禀请。为请捐建文庙、设立中学堂事。禀称据绅士许炳元等42人暨6保乡耆禀称,经卑职伏查,古丈坪厅改土将近200(实为177年),建厅百年(实为84年),至今未建文庙,仅民间捐修文昌祠。今科考已停,建立小学,卑厅编户及万,而无中学堂,学龄者无从入学。绅民拟以原文昌祠基址建文庙和中学堂,建置与开办费用本厅捐筹,不支钱粮正项。禀请府台允其捐输筹建。附录具禀绅团衔名;《兴学条议》四条:建学宫、隆学规、广学校、筹学费。200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光绪《古丈坪厅志·卷一纪事》。

【观风告示】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六月古丈坪厅同知董鸿勋告示。为发策切问,以观民风,而资治术事。董鸿勋到古丈厅上任后第五天,即向厅民提出8条数十小目策问,以一个月为限,以文字作答,回答厅情,提出建议。凡被采纳推行者,鸿勋捐输廉俸,给予经济奖励。所提策问为:一古丈坪厅建置沿革,二疆域,三山川,四水利,五民人生产,六土宜物产,七风俗礼尚,八名臣人物。实为他编修厅志、观风资政的参考资料。两日后又发布《征文告示》。1270字。原件存否不详。收入清光绪《古丈坪厅志·卷十五艺文上》。

【湘鄂政务委员会训令调查县境内异族土民由】  民国17年(1928)程潜、张知本、程嘉任签发。为调查边远县境异族土民情况事。令称:开查立国要素,首重人民,分官设治,教化乃施。我国边省尚有苗猺及番民土民聚居之所,历年设治与否,既各有不同的沿革,而设治情形亦各异其规,故须厘定办法,分别设治。调查内容包括各民族分布、历史、风习、语言等情况。保存完好。今藏保靖县档案馆。

【呈赍调查古迹文物调查表】  民国18年(1929)保靖县政府撰。为调查保靖县基本情况事。内容包括境内名山、河川、公路、水路、物产、名胜古迹、人口、民性风俗、生活、历史沿革、地方风气等。旨在向上汇报保靖县基本情况。对研究1929年前后的保靖地方状况及土家族风习有参考价值。填写后的调查表今藏保靖县档案馆。

【保靖县政府风俗习惯调查报告】  民国19年(1930)保靖县政府撰。为报告保靖县风俗习惯事。内容包括生活状况(职业、物价、服饰习尚、饮食嗜好、居室、交通、家族、计量、气候、农产品、制造品、保卫)、社会习尚(起居、交际、宗教、迷信、盗贼、娼妓、奴婢、农佃、娱乐、赛会、讼事、械斗)、婚姻(订婚、婚约、聘礼、选期、迎娶、仪式、婚令、续娶、改嫁、赘夫、童养媳、其他习惯)、丧葬(治丧、遗嘱、继承、入殓、成服、丧服、讣告、悼奠、发引、安墓、发丧、祭祀)等。今藏保靖县档案馆。

【永顺县国民政府提前征收民国二十年赋税的布告】  1纸。民国19年(1930)永顺县长朱健颁发。为布告提前征收赋税事。布告称:为防止红军来永顺地区,提前征收民国20年赋税,集资办民团,保乡保县。对研究民国赋税和湘西土地革命斗争史有参考价值。保存完好。今藏永顺县文物局。

【保靖县政府呈湖南省民政厅风俗调查纲要】  4纸,民国21年(1932519日保靖县政府秘书陈倜撰。为呈报风俗调查纲要(调查表)事。内容为保靖县基本情况、社会习惯、丧葬习俗、婚姻情形等,共56小项,逐项填写。函称:“遵照详细调查填载”。每栏内容言简,却含有其他地方文献未载之史实,有历史学、民俗学研究的参考价值。缺调查表第一页。今藏保靖县档案馆。

【《人民生活概况》(草稿)  民国21年(19321221日徐某某撰。为保靖县人民生活情况调查报告。遵照湖南省政府民政厅饬令,保靖县府于1932年由徐姓官员撰写了民情调查草稿,内容有人口数及职业、生产、社会习尚及迷信公娼,戏曲表演是否纯正,有否缠足,男子是否剪发,是否有烟、赌、毒情况,有否少数民族杂处,男女婚令是否用聘金,有无多妻现象和童养媳、招赘现象,丧葬有无火葬公墓,有否迷信风水等项,是民国20年前后酉水流域风俗习惯的真实记录,有民族、民俗及社会学的文献价值。今藏保靖县档案馆。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本站所有资源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违者必究。
© Copyright 2008-2016 Www.Xiao5u.Com All Right Reaserved. 校无忧学校网站 拥有所有版权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皋城东路9号 电话:0564-3932176 QQ:94009759 皖ICP备08088888号   技术支持:校无忧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