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邮件:2683614257i@qq.com 电话:0743-8222379
网站首页协会组织自然环境民族历史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哲学宗教政治法律军事兵制经济活动教科体卫文艺传媒金石典籍人物传略文物古迹族谱研究服务咨询
首页资源中心文海拾贝  
 
土家族壮丽史诗《摆手歌》
来源:本站 点击数:508次 更新时间:2016/12/21 11:46:03

              土家族壮丽史诗《摆手歌》

                       杨盛龙 

    摆手歌又名社巴歌,是土家族摆手节(社巴节)摆手歌舞活动中所唱的古歌。土家族村寨一年一度汇集举行摆手活动,跳摆手舞,唱摆手歌。摆手歌舞产生于远古时代,明清时期相当盛行,是土家族人祭祀祖先,祈求丰年,歌舞娱乐的盛会。摆手歌篇幅浩繁,内容丰富,以宏大的气魄,歌唱补天制地、人类起源,歌唱迁徙、征战和劳动生活,赞美英雄,是土家族的形象化历史,土家族的创世史诗。岳麓书社1989年12月出版的土家族古籍《摆手歌》(湖南省少数民族古籍办公室主编,彭勃、彭继宽整理译释),对于研究土家族历史、社会、语言、文学艺术等具有珍贵的重要的史料价值。

               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

     摆手歌产生于洪荒时代,开篇就是《天地来源歌》。其中的《制天制地》,充满土家民族童年时代奇特的想象,表现了抗灾变求生存的坚强意志。“在那远古的洪荒时代,天和地相挨近”,鳌鱼翻身,天地混沌,日夜不清。张古佬炼石补天,七天七夜奋战,大功告成,天空补得平展展,“彩云飘动,那是五色石泛光彩;星星闪耀,那是补天的钉子发亮”。多么美妙的天空!古歌塑造理想化的勤劳智慧的劳动人民形象,展示出远古时代劳动人民征战灾变,开拓新天地的光辉业绩。

    《雍尼补所》中的神话英雄具有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几个蛮力大汉无所畏惧,冒犯天神,用计抓住雷公。雷公狡诈,被关期间骗到火种,以火生电,逃回天上,引发齐天大水,对人间施以疯狂的报复。人类濒于灭绝,剩下雍尼、补所兄妹二人,躲在葫芦中漂荡。经过婚姻之神的劝勉撮合,兄妹成亲,延续人类。天神又放出十二个太阳,妄图烤焦人类。英雄洛弈射下十个太阳,留下两个,让它们一个走白天,一个走晚上。人们不断与地震、风暴、洪水、干旱等自然灾害作斗争,摆手歌创作出形象的抗暴斗争艺术画卷。

    《英雄故事歌》系土家族古代英雄传说。《卵蒙挫托》记载土家族祖先八部大王与朝廷斗争的故事;《匠帅拔佩》叙述匠帅拔佩带领土家人打败进犯的官兵;《日客额地客额》描写两个机智人物智斗土司墨比卡巴的故事;《春巴嬷妈》歌颂儿童保护女神;《白果姑娘》歌唱为织锦艺术献身的聪慧姑娘。这些英雄人物,机智英勇,聪明善良,有的近乎神话英雄,为土家族人民世代口碑相传,为后人所敬仰。匠帅拔佩英勇善战,使遭受来犯官兵抢掠欺负的毕兹卡(土家族自称)扬眉吐气。“大风呼呼吹,牛角号声声响”,匠帅拔佩坚如磐石,挺立山口。侵略者官兵如蚁,漫山遍野开来。“匠帅拔佩一声吼,天也震动地也抖”,杀得官兵喊天叫地,狼狈逃窜。侵略者不甘心失败,纠集更多兵马卷土重来。匠帅拔佩组织土家人,巧妙地给一群水牯牛每头牛角绑上红布和尖刀,点燃捆在牛尾巴上的火把。水牯牛群狂冲敌阵,青年勇士们借着狂奔乱踩向敌阵的水牛群,杀得入侵者溃散逃回,不敢再犯。一幅形象的古代战争图,匠帅拔佩的英雄形象耸立在听众读者面前,耸立在土家人民心中。《白果姑娘》是土家族织锦艺术西兰卡普的工艺传说。《摆手歌》中的吟唱与土家族传说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美丽的西兰卡普姑娘织出的被盖如花似锦。“百花百草织过了,百样花儿绣活了”,只是没见过白果(银杏)开花,没织过这种“寅时开花卯时谢”的名花。到了开花季节,姑娘等待了三个晚上,好不容易等到一树白果花开,欢欢喜喜地摘花回家,要织出人间绝有的工艺,却被嫂子的是非小话和不明真相的棍棒打杀,受屈英灵化为小鸟,至今还在土家山乡夜空屈叫:“后园白果开花,/嫂嫂是非小话,/爹爹错把我杀,/死在白果树下。”这含泪演唱的故事,使那些听信谣言办了错事的人悔恨不已,姑娘们感动得热泪滚滚,继承先人的工艺,推进织锦艺术,在民间艺坛争奇斗艳。

 

              追求理想的乐土之歌

 

    关于土家族的族源,有巴人后裔说、乌蛮说、羌人说、濮僚说、虎方与虎伏羲说、江西吉安迁入说、土著说,等等,各说不一。从《摆手歌》的内容来看,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土家族先民在历史上有过迁徙,不管长途跋涉还是短距离迁移,这个民族有一段艰难迁徙的历程,一段寻找乐土的苦斗。《摆手歌》中的《民族迁徙歌》记载下这一光辉的历程,传扬着土家族先民的英雄业绩。

    《民族迁徙歌》歌唱土家族先民在武陵山区、五溪流域找寻安身之处,定居繁衍的经过。他们在迁徙途中跋涉过无数凶山恶水,“走过麂子走过的路,/攀过猴子攀过的山,/跨过螃蟹爬过的沟,/踩过鲤鱼飚过的滩”,战胜各种艰难困苦、洪水猛兽,终于到达山青水秀、土地肥沃的地方安居乐业。人们互相关心,团结互助,追求着理想。

    《民族迁徙歌》为研究土家族族源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毕兹卡的祖宗来路远,走过多少山水!先民们来自哪里?古歌中所称“十迷洞”、“十牌搂”、“十八坪”、“那黑那巴”,这些地名尚待深入考察。从“清早太阳水上出,晚上太阳水中落”的描写,可以想见江面的广阔。从“远看一条绿绳,近看不是绿绳,是迎面山岭”,“船行几天几夜,谁也记不清楚”,可看出路途的遥远。船到一个所在,只见岸上一些人怪模怪样,“身穿芭蕉叶,头戴芭茅草”,“舞手舞脚,喊喊叫叫”,说明土家族人是早期迁入的先民与这些土著人融合而成的。土家人称清代以后迁入的外地人为“客家”,先入为主,自称本地人,后入为客,主客同居一地,和睦相处。

    迁徙,寻觅,发现,追求,土家族人翻过重重山岭,眼望云雾深处,山那边是什么世界?山那边有乐土。有时虽然找到绿树掩隐流水的洞天福地,但住了几年以后,只听鸟叫猿鸣,“没处讲话成哑巴”,似觉太荒凉太冷清,转而再寻找更好的地方。历经迁徙、定居、再迁徙定居的多次跋涉,不断地追求、发现、发展、创新。

               雄浑优美的劳动合唱

     有人说,工作着是美丽的。土家族人早在远古就用歌声诠释,劳动着是优美的。《农事劳动歌》是《摆手歌》的重要组成部分。《摆手歌》其他部分一般是梯玛单唱、对唱、轮唱,《农事劳动歌》群众基础很强,不仅梯玛唱,众歌手合唱,跳摆手舞的群众都唱。随时即兴而歌,与舞蹈相配,通常一人领唱众人合,“嗬嗬耶!耶耶嗬!”气氛热烈。舞者且歌且舞,既是歌者,又是劳动者,充分调动参与意识。《农事劳动歌》将一年四季的农事活动、劳动过程,从头至尾叙述描绘,生动地反映了古代土家族人民自给自足怡静安逸的田园生活,歌颂劳动者的勤劳智慧。

    摆手歌摆手舞表演开荒、浸种、插秧、锄草、收割、打铁、铸铧口、纺纱、织布等生产劳动,展示土家人的生产生活图景。摆手歌根据生产季节、劳动舞蹈动作,唱出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还传授生产知识、劳动机能。土家族有一种“薅草锣鼓歌”,锣鼓架在地头,二人对唱,既唱古歌故事娱悦众人,又根据劳动阵势即兴编唱歌词表扬先进鞭策后进。众人受到激励,劳动热情高涨,生产效率倍增。以歌舞表现劳动生活,土家族歌舞艺术源远流长,艺术之树常青。

    创造是艰辛的。《农事劳动歌》作了细腻的描绘。农忙季节,男男女女披星戴月,日夜辛劳。“塞在伢儿嘴里的奶头,/轻轻慢慢扯出口,/轻脚轻手起床,/轻脚轻手出房”。季节不等人,时辰贵如金,对农家妇女的动作、心态描写细致如微。大点的伢儿留在家里守屋,小伢儿背着上山,摇篮背窝挂树杈,年轻夫妇整天锄禾。“收工不见路,/摸黑进了屋,/守屋伢儿瞌睡重,/冷火坑边睡沉沉”。播种忙,中耕忙,收割的时候更忙,劳作一整天的人们,一步一步挨进门,“打谷肉不吃了,/打谷酒不喝了,/草鞋没有脱,脚也顾不得洗,/靠着柱头睡着了,瞌睡沉沉打鼾了”。多么辛劳的图景!妇女更多一些劳累,一年到头辛苦操劳,除了田地里的劳作,还有许多副业生产、家务劳动,“碓房舂米到半夜,磨房推磨到五更”,天亮时又忙背水,整天没有空闲。

    辛劳中有欣慰有喜悦。《农事劳动歌》这样来表达,当谷种“张开嘴巴露笑脸”,当“秧尖露出水”,葱绿一片,当插好的秧田“棵对棵来行对行”,老人嘴含烟杆倒背双手地头过,心头的喜悦难以形容。茶果开口笑,稻谷堆成山,整年劳作见分晓,丰收喜悦揭榜在田园、场院。腊肉大块夹,苞谷烧酒仰头喝,一直醉到正月摆手耶耶嗬。

    土家族没有本民族文字,大部分人已经不再用本民族语言交往,从小操汉语。土家族自古以来同汉族、苗族交错居住,接受汉文化影响较早,受汉文化影响较大。从《摆手歌》便可明显地看出民族间的文化交流。洪水齐天、兄妹成婚延续人类的神话古歌,在中南、西南大部分少数民族中都有流传,这反映了人类社会早期的“血缘家庭”婚姻形式,反映出民族间的交流往来。《摆手歌》中张古佬补天、李古佬制地、依窝阿巴做人、洛弈射日的故事,与汉族神话“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如出一辙,当然,土家族的“制天制地”有自己的特色,具有土家民族的文化传统,作品中的“天和地相挨近”是土家族的天地,张古佬、李古佬、依窝阿巴是本民族心态土家人形象的神。当今摆手舞的故乡,有些地方的土家族虽然说汉话着汉装,但仍然具有本民族的心理素质和民族特征,不断丰富着土家族特色的灿烂文化。

    土家族人长期与汉族、苗族人杂居,生产生活中的交往很多,互相通婚,生活习惯等方面互相影响。《摆手歌》开篇《天地人类起源歌》中就唱得分明。雍尼、补所成婚后生下一个肉坨,切成一百二十块撒向大地,分别成了土家人、苗家人、客家人(汉族),“都是娘身上的肉”。同根所生,都是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这种血肉关系体现各民族兄弟姐妹一家亲的主题。在生产生活中,各民族互相帮助,互相支持。生产劳动紧忙,“客家大嫂来帮忙,苗家大嫂来换工”,共同完成艰巨任务。有难同当,有酒同醉,陈苞谷酒斟满碗。摆手舞跳起来,摆手歌唱起来,苗家大姐、客家大哥都来了,各民族兄弟姐妹共喜庆,民族大团结齐欢乐。


 作者简介:国家民委民族政策理论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出版多

部研究著作,发表多篇研究论文。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略谈社 巴 日 下一篇:土家族摆手舞的祭祀功能初探
 
  友情链接
永顺县龙山县花垣县政府凤凰县政府古丈县政府泸溪县政府湘西州老科协吉首市政府湘西州政府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魅力湘西 | 魅力湘西邮件:2683614257i@qq.com 联系电话:0743-8222379  地址:湘西州吉首市文艺路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