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邮件:2683614257i@qq.com 电话:0743-8222379
网站首页协会组织自然环境民族历史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哲学宗教政治法律军事兵制经济活动教科体卫文艺传媒金石典籍人物传略文物古迹族谱研究服务咨询
首页资源中心文海拾贝  
 
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需要组合拳
来源:本站 点击数:399次 更新时间:2016/12/21 13:22:44

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需要组合拳

彭衡

州委、州政府根据国家发展战略和湘西州实际,将旅游业作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性支柱产业定位,无疑是符合湘西州资源秉赋的正确决策。在旅游产业运作时,要求吉首市作为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建设,这是湘西州实施旅游发展战略的一场硬仗,是一场必需打赢的攻坚战。我们认为,打赢这场攻坚战,在认真分析主客观条件的基础上,多措并举,实施组合拳,十分必要。

一、有利条件与不利因素

(一)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的有利条件。

1、经济环境。按照世界旅游业发展的一般规律,人均GDP接近5000美元时,旅游将成为城镇居民生活的基本内容和主要消费需求。2014年,我国人均GDP已超过5000美元,接近7575美元。可以预见,今后随着各项旅游促进政策的进一步落实,旅游供给能力将会进一步增强,旅游环境更加改善,旅游业必将跃上新高点。

2政策环境,2009年12月1日,国务院国发〔2009〕41号《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提出,把旅游业培育成为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明确要求,力争到 2020 年,我国旅游产业规模、质量、效益基本达到世界旅游强国水平。《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建设旅游强省的决定》(湘发〔2012〕12号),经省人民政府同意,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大湘西生态文化旅游圈旅游发展规划(2011-2020年)》的通知提出,吉首市要深度挖掘乾州古城、德夯大峡谷、矮寨大桥等旅游资源,进一步强化在大湘西中部地区的旅游集散功能。大力发展观光游览、文化体验、休闲度假、商务会展旅游,实施"外通"、"内畅"交通工程,建设连接大湘西、渝东、黔东南的区域旅游中心,将其打造成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2014年5月28日,中共湘西自治州委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意见提出,把生态文化旅游产业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性支柱产业。

3资源秉赋。谈吉首市的文化旅游资源,不能就吉首市谈吉首市,而应放在湘西自治州范围谈吉首市,原因很简单,吉首市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府。如果没有这样的理念,就不能充分发挥湘西州文化旅游资源优势,甚至只抓皮毛,弃其精华。吉首从古至今都是土家族与苗族杂居,即有整村土家族居住区与整村苗族居住区互为邻居,亦有一个村(街道)内两个民族居民的杂居。有了这一共识,丰富多彩的土家族苗族文化资源才能在吉首地区得到充分利用,民族文化将发挥旅游之灵魂作用,成为吸引国内外游客的亮点。

4交通通讯。近年来,湘西州交通建设加速发展,交通条件已大为改善,形成了陆地、航空、水路立体交通网络格局。航空有相邻的张家界荷花机场,铜仁-凤凰机场,已列入建设规划的湘西老天坪机场;水路有内河沅江航道、内河酉水航道;陆路交通更为便利,铁路有:1焦柳铁路:从北到南依次经过永顺、古丈、吉首、泸溪、凤凰;2黔常张铁路:从西到东依次经过龙山、永顺、桑植、张家界;3规划中的吉恩铁路:从北到南依次经过龙山、永顺、保靖、花垣、吉首;4规划中的秀吉益铁路:从西到东依次经过花垣、保靖、吉首、泸溪;杭瑞高速途径泸溪、吉首、凤凰,吉怀、张花高速均已开通,吉恩高速正在兴建之中,全州八个县市均通高速公路,干线公路更是形成四通八达的网络,重点有龙山至凤凰的209国道,花垣至泸溪的319国道。电讯、移动、联通等通讯网络公司运行多年,完全具备现代通讯各项任务。

(二) 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的不利因素

1理念滞后。坚持政府引导和市场主体相结合,不断完善旅游保障体系,积极发展“大旅游”。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我国发展旅游的总要求,也是旅游产业发展较快的地区的经验总结。吉首地区即有政府引导不够,更有市场主体作用脆弱问题。至目前止,还没有一家大型旅游企业实施旅游大项目,政府甚至舍不得把大项目、优质项目面向市场。没有制定市场主体的优惠政策、扶持办法、保障措施。多年来旅游招商引资效果不理想,并不是人家不想来,而是我们理念滞后所致。

2关系不明。我们提出生态、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之路,其实对生态、文化、旅游三者关系并不很清楚,讲生态,似乎只要生态好就行,讲文化,似乎文化唯一重要。我们认为,生态、文化、旅游三者关系应该是:生态为基础,文化为特色、旅游为载体。生态并非吉首市强项,讲绿化率比不过邻近的怀化市,讲雄俊,比不过张家界,但生态是基础,所谓基础,就是基本的绿水清山不可少,如果连公路两边都岩石尽露,景区内烈日暴晒,就是生态基础出了问题。如果将湘西山水宣传到超越张家界、黄山,游客会调侃我们湘西人说假话。民族文化是湘西的特色。旅游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精神文化生活,是满足旅游者审美要求的社会文化现象。湘西州是一个以土家族苗族为主体民族的少数民族自治地区,我州近280万人口,其中土家族约110万,苗族约90万,还有白族、侗族、瑶族、回族等20多个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75%。湘西虽然地处偏远,较为封闭,但这里各民族的先民们在漫长的社会生产实践中创造了丰富多元的民族文化,逐渐形成了富有自身特色的文化传统和各种生活习俗。由此产生了有别于其它地区的生产观、生活观,以及包含丰富的民族语言、民族服饰、民族饮食,构建成了古朴、厚重的民族民间文化,并且在湘西土家族、苗族的传统节日活动中得到了最集中、最典型的反映。这些文化一但与旅游结合,即成为吸引长期深居钢筋混泥土的城里人来湘西探秘的最大亮点。但文化资源再优,必须依靠旅游作为平台展示给游客,否则是孤芳自赏。旅游必须以文化为灵魂,才能满足游客求新、求异、求知之需求。

3品牌不准。旅游品牌对发展旅游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选定一个叫得响的品牌并非易事。吉首市选择旅游品牌经历了艰难的过程,最后定位为“谷韵吉首”。我认为这一品牌没有体现吉首市的优势,吉首市多年来坚持打苗族文化品牌,举办多届鼓文化节,许多鼓王成为民族文化的使者,沿着这一思路打一个民族文化品牌,应该说比“谷韵吉首”适合。“谷韵”容易使人产生歧义,用者本意为吉首山谷多,取山谷之神韵。但观者容易误认为“谷”就是稻谷。就是知道谷是峡谷的本意,也到到了德夯峡谷,也不会给人以震撼,莫说国外大峡谷,就是与国内峡谷比较,德夯峡谷实在不值一提。以已之短比人之长,中人下怀,实为下策。

4推力不足。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是项系统工程,涉及面广,工作难度大,没有强有力的行政推动是难以完成的。吉首地区是两级政府辖区,光靠吉首市政府推动这项工作,效率大打窄扣,很多事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单就推进民族文化进机关而言,对州直机关他们就难以落实,更不用说全州八县市联合行动。吉首地区城市建设任务大,管理事务多,难以将主要精力放在建设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上来。

5资金紧缺。打造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对前期投入大,资金回收慢,外资引不进,招商不理想,政府拿不出,资金成为一道难题。

二、 组合方式与运作措施

1产业组合。现代旅游是“大旅游”,已渗透到各个产业中。组织产业建设时,把旅游融合进去,实现生态文化旅游与一二三产业融合,已成为一种经济社会发展的趋势。在第一产业中,建设一批有湘西特色的观光农业园区,如柑橘园,猕猴桃园,鱼虾养殖园,有机绿茶园、富硒蔬菜园、特色食品园等等,特别是食品园,让游客对湘西农副产品有一个精细的了解,诸如湘西腊肉、米豆腐、酸菜、蕨巴等制作过程就是一种独特的特色农业科技。还可以设置一些与游客互动强的农业旅游项目,如捉鱼摸虾、榨油打粑。生态与旅游的融合,也是第一产业与旅游结合的重要一环,旅游要在绿色的环境中生存,旅游景区的绿色化要优先施行。第二产业中的工业观光,酒鬼酒、猕猴桃等企业都具有一定的观摩价值,目前起步良好。第三产业的组合是湘西州的强项。首先是文化产业与旅游的融合,湘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富集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国家级名录共计26项,省级名录共计62项,州级名录共计250多项,县市级名录共计650多项。非物质文化承载着湘西各民族的精神信念,艺术品位和审美风尚,对文化创造具有十分宝贵的价值。近年来,世界风行对非遗经典项目二次创作和传播,一方面使传统文化得到丰富的解读和多样性的再创造,一方面成为文化旅游的特色项目,是世界各国久打不衰的一张王牌。泰国以独特的民族文化吸人眼球,其旅游业产值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2015年,泰国把旅游宣传的主题设为“发现泰风情”,他们乐观地预计2015年将迎来2800万人次的国际游客,在世界经济动力不足的情况下,泰国旅游收入增长16%。湘西是中国土家族的诞生地,是国家设立的武陵山区(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毫无疑问要打这张牌。其二是旅游与体育融合,湘西民族传统体育项目多,形式特,互动性强。将民族传统舞蹈改编为健身操就大有可为,旅游景区开展民族传统体育活动可以增强与游客的互动。其三是旅游、文化与会展、宾馆、餐饮的融合,从宾馆、餐饮、会馆的硬件到这些产业的软件建设,都要贯穿民族文化的元素,而这些产业又因具有文化品位而得到利益回报。

产业组合不但使组合体相得益彰,而且易于归集资金,各个产业都有项目资金,把这些资金合理使用到组合项目中来,既发展了本行业,又促进了生态、文化、旅游的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2、品牌组合。从营销角度分析,当前旅游营销已从产品营销向品牌营销过渡,旅游品牌已经成为各地提升旅游业竞争力的必然选择。吉首市旅游品牌,就目前情况而言,存在品牌体系建设认知滞后,母品牌“谷韵吉首”定位不科学,缺特色,子品牌割裂、缺位现象。

确定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旅游品牌,首先要站在全局即武陵山区角度,不能就吉首论吉首,其次要站在人的角度引申思索。这里是土家族与苗族世代居住的地方,由于山水隔绝,交通不便,形成了有自身特色的民族传统文化,包括语言、服饰、民风民俗、伦理道德、哲学思想、文化艺术、农耕习作等,正因为独具特色、与众不同,就是神秘所在,“神秘湘西”这一品牌对这一地区来说,是较为合适的。这一品牌适应整个武陵山区,适应这个地区的各个民族。有人说“神秘湘西”作为品牌,比较虚,其实不然,湘西的神秘并非靠传说中的“赶尸”、“放蛊”支撑,而是靠民族特色文化实实在在的演绎。有了“神秘湘西”母品牌,还需要一系列子品牌有机组合,建立“神秘湘西”品牌体系。

第一个子品牌是“土司文化”,吉首市大部分地区属于古溪州管辖范围,以老司城为中心的地区成为中国土司文化的代表,当然也应包括吉首在内。第二个子品牌应该是“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园”。我们是武陵山区(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立这样一个园区顺理成章。苗族文化生态园区就可以以现在的德夯为基础建设,在吉首新建一个土家族文化生态园,两个园区最根本的是保留原生态民族文化传统、风俗习惯。第三个子品牌是“乾州古城”。乾州古城是湘西演变的记忆,是民族融合的见证,是小桥流水之美。第四个子品牌是“矮寨大桥系列”,包括公路奇观。一桥飞峡谷,创四个世界第一。第五个子品牌是“溪州铜柱”,溪州铜作为土家族历史上著名事件见证,特别是一国两制的治理模式,民族关系的处理、国家与地方关系的协调,具有不替代的作用。第六个品牌是“土家年、苗年”,这一品牌亦可作为土家族、苗族生态园区的子品牌,经过精心培育,使之成为外地游客来湘西州过年的吸引物。第七个品牌是“舍巴日”、“赶秋”,各民族都有自己特定的重大节庆活动,不间断地在吉首地区举办这类活动,形成惯例,对于吸引游客具有重大作用。第八个子品牌是“非遗博物馆”,全面展示湘西丰富的非物质文化经典项目。第九个子品牌是“沈从文、黄永玉”陈列馆,这是湘西最有代表性神秘人物,各自从很低的文化层次,冲向了世界艺术水平的高峰,代表了湘西人的智慧与才能。第十个子品牌是“土家族、苗族历史博物馆”,也可以作为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园区的子品牌,之所以将这一历史作为品牌提出,是因为湘西州对土家族的成立具有重大贡献,这一历史,独一无二,任何地区无可替代。如此等等,从而形成吉首旅游品牌体系。

3信息组合。随着现代信息科技的发展,信息化已成为旅游现代化的重要工具,亦是贫困地区旅游后发赶超的难得机遇。信息化一个特点十分有利于贫困地区,即不嫌贫爱富。2014年,甘肃省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共同建设淘宝“特色中国——甘肃馆”以及线下实体店。“淘宝甘肃馆”今年四月在全国的省级馆中,流量排名第一,综合排名第二,平台销量排名第三。而在甘肃省内,位于秦巴山区,交通基础设施落后的陇南市竟成为电商第一大市。人们往往认为,电商这种新科技在发达地区才有土壤,贫困地区特别是交通欠发达的贫困山区更是难搞起来,甘肃陇南市的实践颠覆了这一看法。道理很直观,在互联网时代,网络完全可以先行一步,当有形的道路还不能那么畅通,无形的网络可以穿越高山大川,瞬间连通整个世界,让供需双方见面。信息化不仅推动旅游营销方式、产业的生产方式、管理模式的改变,而且更有助于旅游业为广大游客提供更便捷、更周到、更人性化的服务。根据世界旅游组织预计,未来五年电子商务将分享全球旅游交易的25%。为适应快速发展的旅游信息时代,吉首旅游中心拟从两大方面做信息组合。

一是多平台出击。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信息平台发生激烈的变化,相关数据显示,在美国至2002年以来,电视节目的平均收视率下降了50%,在中国,电视观众平均到达率,从2010年的72%下降到2013年的66.5%,这说明电视观众在迅速流失,特别是年轻人在远离电视机。一些离开电视机的群众到哪去了?到互联网上去了,到那里不仅可以看新闻、看电影、玩游戏、看小说、学知识,还可以做生意。2014919日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到2015318日,市值达2123.6亿美元,马云成为中国首富。适应人们流动中的空闲,移动互联网应运而生,人们形象地称之为“低头族”。一名叫雷军的人以此大获成功,借助移动互联网,通过线上服务,今年卖出2611万台手机,增长271%,含税销售额达330亿元。与此同时,QQ群、微信群、微博客、微电影、动漫、手机报等信息平台和传播手段各自取得发声阵地,信息领域一时群雄并起。旅游服务与宣传,要充分运用这些平台,十八武艺各显神勇。

二是全过程运用。旅游行业的信息化,重点环节是管理、服务、营销和应用。一是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服务平台。整合武陵山区旅游网站资源,统一规划、统一LOGO统一管理、统一标识,形成集营销、咨询、预订、投诉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二是建立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虚拟体验平台。运用三维多媒体技术手段,生动展示以吉首为中心的武陵山区丰富多彩的旅游资源产品,使游客通过先遣体验,提前探路踩点,有效引导潜在游客。三是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应用平台。引导旅行社建立网络平台,方便游客个性化定制并与中心平台联网,信息共享,服务无盲区,引导景区建立智能导游等系统,推进数字化管理;引导宾馆建立客户预定和餐饮信息化管理系统,实现预订、住宿、结算全自动化。

4空间组合。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顾名思义,周围有卫星城市才为中心,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不能就吉首建吉首,必须着眼于武陵山区周边城市,通过空间合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市场共建、信息联动、共同发展。首先是州内八县市,要统筹规划,建立紧密协作关系,最好通过大型旅游公司统一经营,避免因经营业务交叉扯皮。与邻近省市城市,建立区域旅游合作联盟、共同推进生态文化旅游融合发展。通过空间融合,按照“保护生态、长期合作、互利共赢、统筹协调、共同推进”的原则,实现优势资源共享、统筹机制共建、企业主体共铸、市场产品共创、发展平台共搭、特色品牌共彰、专业人才共用、合作利益共赢,在实现区域旅游业整体利益和长远目标的同时,兼顾各地局部利益和具体目标,为各地提供充足的发展空间。

5关联组合。旅游是项关联性很强的产业,旅游一旦形成产业,将带动一系列产业联动,当前,旅游产业已从传统的“吃、住、行、游、购、娱”六环节发展成为集“吃、住、行、游、购、娱、健、闲、体”九位一体的产业特征。“健、闲、体”是随着人们交通工具的改善,闲遐时间增多而出现的旅游新业态,建设吉首旅游中心城市要把握这一特征,指导旅游项目建设,取得市场主动。可以在空气条件好的地方,如高望界、坐龙峡等地举办山地自行车健身游、在小溪、栖凤湖等地开展休闲度假游,在土家、苗寨开展民族体育体验游等等。

三、 政府主导与市场主体

政府主导与市场主体,其实也是组合,即政府这支有形之手与市场无形之手组合。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是跨县市甚至跨省市的行为,没有行政推动、行政协调是难以凑效的。然而,仅凭行政干预,也难以推行,特别是跨行政区行动,没有利益机制调节,行政协调作用有限。

(一)行政主导。行政主导应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力。

1、规划先导。针对以往重规划不重策划、重编制不重执行、重产品不重产业的倾向,政府制订规划要把握旅游业发展最新趋势,注重“引导、完善、创新”,体现产业融合、项目建设、资源整合、地域特色、指标量化等核心要素,突出精品景区、精品线路建设,瞄准打造高端旅游产品,发展现代休闲产业,满足游客多样化需求,不断提高规划的前瞻性、科学性、引导性。从规划层次上,坚持先策划后规划,改变过去有什么资源就搞什么产品的路径依赖,从规划主体上,强调旅游综合规划、重大专项规划都由政府主导,明确市场定位、发展思路和战略目标,景区等其他规划都要与之配套衔接,避免同质化、重复性建设。从规划关系上,要求规划提交同级规划委员会研究审定,并与城镇建设、土地利用等规划相衔接,避免交叉扯皮,部门互设门槛。

2、政策引导。根据武陵山区交通相对落后,旅游产业前期投入大,资金回茏周期长的特点,制定特殊的优惠政策,包括税费优惠、土地使用优惠、一站式服务、经营环境保障等涉及旅游各个环节的管理、服务,都要制订一整套优于沿海及发达地区的政策,制造低洼效应。检验这些政策是否有效,主要看两条,一是旅游招商引资是否有人来。这一点,湘西州是有差距的,真正意义上大投入、大建设的大老板没有引进几个。二是引进来的是否留得住,经营的好。这是考验我们的政策是否得以较好的贯彻执行,要求我们不但要制订政策,还要有一套政策执行的保障机制。

3、行政督导。规划、政策一旦制订出台,需要一套强有力的力量推动执行,否则,再好的规划、政策也是一纸空文。特别是对湘西州内必须先行一步,发挥行政推动的优势,把工作抓到位,一些同志说,如旅游工作都像抓“同治同建”、“网格化管理”那样,效果可能会大不一样。这就给我们一个反思:我们说旅游是湘西最有希望的支柱性产业,领导小组也成立了,为什么没有上述两项工作推动的有力呢?我认为问题还是出在认识上,真正认识到旅游产业的重要性,应该比上述两项工作抓得更实,下得力量更大,因为,上述两项工作较旅游产业更单纯。旅游产业不仅需要政府行政推动,还需政府运用市场力量运作。笔者并不认为“同治同建”、“网格化管理”不重要,而是认为旅游也应像上述两项工作,成立专门的办公室,挑选得力的干部,经常性抓,评比有标准,时限有要求,责任有追究,经费有保证,一月一通报,一季一排队,有奖有罚,责任到人。发展旅游产业是否可以这样要求:每个县市(含州外周边县市)都要突出打造1个精品景区,培育1 条精品线路,开展 1个旅游品牌,开发1个系列旅游特色纪念品,叫响1个旅游形象主题口号;围绕“九个字”不断拓宽旅游业发展领域,形成吉首市为中心,集“吃、住、行、游、购、娱、健、闲、体”九位一体的旅游产业体系。

(二)市场主体

体制创新在旅游发展的各要素中,更带关键性、根本性,是实现旅游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保障。目前旅游业快速发展与管理、经营体制改革滞后的矛盾依然突出,破解体制障碍,释放旅游业生产力是当前急需解决的紧迫课题。首先,组建牵头公司。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需要一个市场主体担当经营管理责任,担负指挥中心责任,而不是由政府直接担负这些经营管理任务。组建湘西旅游集团公司,担当此任,显得十分迫切。能够引进有实力的旅游企业,与州市合股组建为最佳,政府是否控股,可听取引进的旅游企业意见。政府与企业合股组建旅游集团公司,可以发挥两方面积极性,政府的行政推动可以与市场功能有机结合。如果暂时没有大型旅游企业进入,湘西可以自行组建旅游集团公司,筑巢引凤,待机接应大型旅游集团加入。其二,激活现有旅游企业。对现有各类景区景点,将所有权、管理权、经营权分离,区别对待,采取转让、租赁、委托经营、管理公司经营等方式推进景区改革。实践证明,那种由政府任命一些人直接经营管理企业,是早已过时的大锅饭管理方式,不可能调动经营者的主动性与积极性。其三,鼓励民营企业开办旅游公司。在建设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过程中,必将产生一些新的旅游业态,催生一批新的旅游公司面世,我们应采取积极扶持的办法,让新的旅游企业更快成长,担当繁荣吉首旅游市场的重担。

(三)破题之笔

无论是政府推动还是市场引导,要推进吉首武陵山区旅游中心城市的建设,当前必须实施几项大手笔,以形成气势,强势推进。

一是建设旅游指挥中心。其外在形象是一栋标志性建筑,“吉首武陵山区旅游指挥中心”霓虹灯字高悬顶层,赫然醒目,给人第一印象是:这还像旅游城市的样子。其内在功能是指挥与服务。“吉首武陵地区旅游景区景点沙盘”位于一楼大厅地下一层,通过透明有机玻璃可在大厅鸟瞰,一层大厅除进口面外,三面皆为服务窗口,各旅行社为游客提供现场服务,窗口上方墙面, LED屏幕滚动展示游客景点内容,门票价格,游线里程,上下站点,住宿餐饮等详尽信息。大楼二层以上为各县市旅行社驻吉首办事处、指挥中心办公室、吉首地区旅行社办公住宿等。这样的指挥中心,并不要花财政钱,只要政策保障,市场运作便可成功。目前的状况是,州旅游局寄人篱下,偏偶于八十年代建筑角落,各旅行社遍布吉首出租门面,出行很不方便,旅行车辆穿行大街小巷,堵车时有发生。这些情况,与建设旅游中心城市相去甚远。

二是营造民族文化氛围。民族文化是旅游的希缺资源,符合人们求新、求异、求文的心理。定位为“神秘湘西”,自有其神秘之处。遍布全中国数百万之众的中国土家人,唯有湘西州土家人提出“土家应为单一民族”,并以此为目标,反复向中央提出承认“土家族”的要求,于1957920日在中国第一个成立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早在1000多年前,属于古溪州的湘西就有人提出“区域自治”的要求,从而书写古代版的“一国两制”,这一奇迹以铜柱铭文的形式记录在“溪州铜柱”上。“老司城”为中国土司文化留下活的证据,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填补了湖南世界文化遗产空白。如此等等,无数奇迹深藏于神秘湘西,等待人们去探寻,去发掘。吉首要响亮地打出“中国武陵山区(湘西)土家族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牌子,理直气壮地开展“中国土家族诞生地”的宣传。大力开展民族文化进机关、进企业、进学校、进社区、进农村活动,旅游景区、旅游服务行业人员着民族服装,休闲活动场所跳民族舞蹈,干部职工学会日常民族用语,旅游景点普及民族建筑,让吉首充满强烈的民族气氛。

三是举办固定性民族节庆。建议吉首每年举办两次大型民族节庆活动,一次为土家族舍巴日,从古历正月初三持续至正月十五。龙山、永顺、保靖、古丈等县轮流到吉首市世纪广场表演。一次为苗族赶秋(或四月八),由凤凰、花垣、吉首轮流表演。吉首市提供场地、接待服务,州、县市联合主办,并提供经费支持。土家年要办成吸引全国各地来吉首过年的盛会。赶秋(四月八)要成为国内外知名品牌节庆。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土家族摆手活动中祭祀神祗的演变考察 下一篇:激活民族文化底蕴 内外兼修化茧成蝶
 
  友情链接
永顺县龙山县花垣县政府凤凰县政府古丈县政府泸溪县政府湘西州老科协吉首市政府湘西州政府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魅力湘西 | 魅力湘西邮件:2683614257i@qq.com 联系电话:0743-8222379  地址:湘西州吉首市文艺路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