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邮件:2683614257i@qq.com 电话:0743-8222379
网站首页协会组织自然环境民族历史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哲学宗教政治法律军事兵制经济活动教科体卫文艺传媒金石典籍人物传略文物古迹族谱研究服务咨询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  
 
桐油花开
来源: 点击数:34次 更新时间:2019/5/18 12:29:38

桐油花开

在我们老家,曾流行一句“千棕万桐,世代不穷”的民谚,意思是说家里种有一千株棕树,一万株油桐树,世世代代就不会受穷。

桐油还可以油漆房子。湘西、湘西南一带古老的木房子,都是桐油油漆的,至今一些新木房子,也习惯用桐油油漆,经久耐用,古色古香。

这桐油油漆房子和我们平时用油漆是不一样的。平时是用刷子刷或者喷枪喷的,而用桐油油漆房子时,需在室外架上锅子,把桐油烧开,再用布或棉纱裹上桐油,反复在木板上涂抹,让高温的桐油渗进木板里,这样油漆的效果会很好。新房子涂上桐油后是本色的,木纹显露,油光发亮,还有一股桐油的清香。一年以后,慢慢变黑,渐渐成古旧色。许多古木建筑历经数百年,完好如初,就是这桐油油漆的效果。

桐油还可以入药。我们小时候经常闹肚子痛,奶奶就用一些桐油刷在干净的布鞋底上,在火炉上烤一会,然后放在我们肚脐上烫,往往烫一会就好了,说不出是什么原理,但效果就有这么神奇。

我认识一位有名的民间医生,他的一种特效药就是用桐油加工的。将秋后的大蜈蚣抓来,放进桐油瓶子中浸泡,慢慢地让蜈蚣融化成雾状,再配上别的药物,是治疗跌打损伤、无名肿毒的良药。

榨过桐油的桐籽壳还可以进行废物利用,用土办法把它们熬成碱,可以变卖。

油桐树年岁大了,不结桐籽了,就需砍掉,当成柴烧。这柴是烤酒最好的燃料。原来,乡下人自家酿造米酒包谷烧,烤酒时要注意火候,火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要不温不火。而这油桐树柴烧起来温温的,火力适中,既不会烧锅,出酒率也特别高,因而乡下多用油桐树烧柴烤酒。

可以说,油桐全身都是宝。

湘西历史上曾是油桐的主产地之一。

而湘西北部的龙山,又是湘西油桐的最重要产区。

口说无凭,有史为证。

清嘉庆《龙山县志·物产》载:“俗呼油桐,实大而圆,粒大如枫子,取做油入漆。沿山种之……龙(山)民多藉此以为利,商贾趋之。”

这是关于湘西油桐的最早记载之一。

另查新版《龙山县志》,多处记载:

民国28年(1939),全县产桐油3000余吨,居湖南省之首位。

1952年,全县油桐面积8000公顷,产量1800吨。1958年,产油1850吨。

1966年,盛产桐油的咱果公社社员贾绍珍,出席了由周恩来主持的全国桐油生产会议。

1976年,咱果公社被国务院誉为“金色桐油之乡”。

1978年,该县油桐生产图片及油桐样品送北京参加全国农展会,被列为全国15个产桐油强县之一。

1979年,全县油桐总面积达33467公顷,其中2000公顷以上的公社有咱果、内溪等4个。

1953—1980年,是龙山县境油桐生产鼎盛时期,共输出桐油26105吨。

1990年以后,因化学油漆异军突起,桐油价格下跌,加上油桐林水土流失严重,油桐面积急剧下降。

2004年,下降到1933公顷。大片油桐树林改种杉树、柑橘等经济林。

以前,龙山的桐油是从里耶码头运出去的。从里耶下酉水,在沅陵境内入沅水,再到常德,下汉口。因为桐油贸易,里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桐油集散码头,成为旧湘西四大名镇之一。而且产生一大批身价不菲的商人,李瑞林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李瑞林(1900—1968),里耶人。祖籍湖南桃源县漆家河。清末,其祖父迁居龙山打虎溪。民国初年,又迁至里耶。

李瑞林初期经营杂货生意,后经营土特产,主要是做桐油生意。他经商,始终坚持诚信、公平、互利的原则。开设“同心恒”商号,通过桐油贸易,逐渐成为龙山县内最大的资本家。不仅在里耶老街,有大面积的门面、地产,在常德、武汉都有商行及地产。

新中国成立后,他积极支援国家建设。抗美援朝时,他响应政府号召,捐资人民币4000万元(旧币),为志愿军购买一架飞机,成为当时与常香玉齐名的为数不多的捐献飞机者之一。

由此,可见他经营桐油的实力。

湘西桐油对外统称“洪油”。这是因为洪江而得名。

洪江位于湖南省西部,沅水上游,是沅水流域一个重要的口岸。洪江旧称黔阳,唐时称龙标。唐朝著名诗人王昌龄被贬到此处任“龙标尉”。诗人李白闻讯,特作一诗《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这里,上接云贵,下通江汉,旧时代,是湘西重要的物资集散地和通商口岸,尤其以桐油而著名。

据有关资料记载,桐油在洪江的制作始于清嘉庆年间,以桐油为原料,加入桐籽炒枯之后,然后榨出籽油、洗油熬炼而成。因其色红,不是一般桐油的金黄或浅黄色,而呈现出质地浓艳的红色,海关称其为“红桐油”。

在江浙沿海一带,洪油被称为“顶红”,意思是最顶尖的红油,是桐油中的极品。其独特的防水、防渗、防蛀、防海螺、苔藓吸附的功能,使其成为涂抹木制海船底部油灰的主要原料,出口到东南亚,甚至更远的澳大利亚、西欧等地区。洪油与普通桐油相比,防腐性能、凝着力、干燥性等特点更显著,一直在市场上保持着重要的地位。

洪油优越的性能,与其炼制技术与工艺的特殊精细有关。要经过“籽油”制作、“洗油”制作和洪油熬炼三道工序,尤其是在炼制过程中,要将桐籽烘干粉碎成桐枯粉,与普通桐油兑比混合。再进行复榨、分离。反复几次,才能保证洪油的浓度和色泽,以及优于一般桐油的渗入木材的能力。如此繁琐的工艺流程,在机械程度不高的清末至民国时期,只能依靠手工艺人的经验才能完成。因此,洪江的洪油自始至终都只是以手工艺品的方式而存在,这就是它的独特性。

洪江桐油——红色桐油——最后便统称或简称为“洪油”了。这就是洪油的来历。

其实洪油并不光指洪江的桐油,实际上,它们泛指整个大湘西一带的桐油。

自古以来,湘西有大湘西、小湘西之分。古时的大湘西囊括了今日湘、鄂、渝、黔周边地区,甚至还包括广西湘水源流一部分。现代意义上的湘西,则是指湖南的西部,主要是指沅水、澧水流域一带,具体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怀化市、张家界市以及邵阳、常德部分地域。这是大湘西概念。小湘西则是专指新中国成立后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大湘西因为地域、气候等因素,物产基本相同,都出产桐油,质量很好,它们的加工制作方法一样,所以这一带桐油都称洪油。再加上湘西北的酉水,是沅江的最大支流。它在沅陵与沅江干流汇合后,统称沅江。洪江系沅江的上游,两条河的桐油到沅陵或常德后,又进行贸易、混装,因为产品品质的同一性,均属洪油。

洪油从沅江流域顺水而下,承载着它们的,是一艘艘满载着洪油的木船。关于当时的运输情况,我们从上世纪三十年代沈从文先生写《湘西》一书中可以了解到。在开篇《常德的船》中,沈从文是这样描绘的:“在沅水流域行驶,表现得富丽堂皇,气象不凡,可称巨无霸的船只,应当数‘洪江油船’。这种船多方头高尾,颜色鲜明,间或且有一点金漆饰……下行可载三四千桶桐油,上行可载两千件棉花,或一票食盐。用橹手二十六人到四十人,用纤手三十到六七十人。”

沅水,载着洪油,成为流金淌银的河流。

根据考古资料和文献记载,隋唐时期,中国的农民们已广泛利用桐油。所以,熬制桐油在中国已经有着漫长的历史,它与农耕时代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最早的桐油,主要用于日常生活中。

首先是照明,我国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点桐油灯照明,这就需要大量桐油。后来,海外舶来煤油,桐油的地位才逐渐被取代。

其次是油漆房子。我国西南地区,人们居住的房屋大多是木质结构,需要桐油涂制,以防虫、增亮、防腐蚀,保证房子百年不朽,经久耐用。还有油布、油篓、油纸伞等生活中常见的必须用品,也都离不开桐油。

而对于在农业文明中最主要交通运输手段――船运业来说,桐油更是必不可少。所以,桐油熬制往往是长江中下游农民兼职谋生的技能,在西南或是江浙一带,也有大量家庭式的桐油作坊。但和当时所有的手工技艺一样,桐油产业始终是一种副业。这样的历史,一直延续到中国封闭的国门被西方强行打开。

据有关资料记载:“1866年(清同治五年),有美船主某,偶携少许(桐油)返回,经该国工业界试用,获效。于是继续贩运,进口量逐增。”这也许是有关桐油出口的最早记录。

当时的西方各国为扩张势力范围,大力扩充军备。而在二战之前,真正决定国家军事实力排名的,恐怕只有海上霸权的归属。于是,当时所有的西方列强都在拼命造船造炮。船,仿佛就是国运的象征。

或许是由于偶然的发现,西方人发现用桐油为原料制造油漆,易干,6.5小时就可干燥,远优于亚麻仁油、苏子油和大豆油。于是,对于西方列强来说,无论是制造军舰、商轮、飞机与汽车,中国桐油都是最好的油漆原材料。

桐油富有弹性、粘性,具有抵抗冷热、潮湿以及防止破裂的功能,确保了军需品的质量。因此,桐油又成为军需工业不可缺少的原料。

到了20世纪初期,欧美科学家又发现桐油还具有不透水和防腐蚀的化学特性,更具有不导电的性能。因此,桐油又成为电机、电线、海底电缆及电器制造中不可或缺的原料。

除了用作油漆涂料,桐油还可用作呕吐剂,可解砒霜,可治烫火伤、治疥癣,可广泛用于医药行业。经提炼的桐油还可用于汽车运输燃料,还是制造玻璃、肥皂和其他胶质物的重要原料。于是,桐油陡然从一项传统手工技艺产品,成为国家最重要的用以偿还外债的物资。

正因为此,从上个世纪初期开始,桐油便成为中国最为重要的大宗外贸商品,大量地远销至国外。抗日战争爆发之后,由于桐油在军事工业上的巨大需求,洪油甚至被列为战略物资受到严格管制,外销基本中止。

经过抗日战争以后,洪油业江河日下,难再恢复元气。

建国后,湘西很多地方想重新振兴洪油产业。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就成立了“湘西洪油厂”,下设保靖和泸溪分厂,专门生产加工洪油。但由于洪油自身作为手工业品的特点,其核心技术几乎无法转化为全机械生产,再加上桐油本身作为木制品涂料和工业原料的行业地位已经衰落,难以跟上时代的潮流。所以,这几个厂子后来不得不转行。湘西洪油也逐渐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龙山桐花寨,我有幸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邬世安,桐花寨人。生于1969年,自幼在桐花寨长大,在桐花寨跑马楼读书,是一个深爱故乡的人。大学毕业后,一直从教,现为龙山县高级中学语文老师。这些年,他一直为桐花寨旅游宣传而奔走。游说于各级领导,引来资金数百万元,为桐花寨修建公路,整修房屋,保护森林。尤其是保护现有桐林,使它们成为桐花寨最显著的标志。

黄光耀,1965年10月出生于龙山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长篇小说《土司王朝》的作者。

谭有为,1973年出生在龙山县果梨河畔,作家、诗人、词作家。

这些年来,他们写了许多小说、散文、诗歌、歌词,讴歌油桐、桐花,成为脉龙界油桐的吹鼓手。

他们几人联手,策划了一年一度的脉龙界桐花节。几年来,通过大小媒体和自媒体宣传,脉龙界这个穷乡僻壤成为湘西附近人人向往的地方。每年桐花节期间,周边很多省份游客自驾前来观赏桐花。2018年4月15日桐花节这天,一天来人上万人,十几个省份车牌的汽车挤满了乡村车道。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虽然现在油桐已经不那么走俏了,但油桐在湘西历史上是为老百姓世世代代发家致富立下汗马功劳的。不能因为现在受冷落就把它们忘记。他们要把桐花寨打造成一个旅游基地,保护现有集中连片的原生态油桐林,修建中国油桐文化博物馆,将湘西油桐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形象地展示出来,以唤醒人们即将忘却的记忆,让古老的油桐文化发扬光大。

油桐花开花又落,世事往复又回环。

我期望湘西油桐就像它们油漆过的房子一样,历经岁月的磨蚀,虽然失去了表面的光泽,甚至显得有点古旧,但它们内质永不褪色,愈加坚固。让它们历久弥新,永葆芳香。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五溪烟水出“荩臣” 下一篇:《巫傩湘西》非遗展演首演成功
 
  友情链接
永顺县龙山县花垣县政府凤凰县政府古丈县政府泸溪县政府湘西州老科协吉首市政府湘西州政府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魅力湘西 | 魅力湘西邮件:2683614257i@qq.com 联系电话:0743-8222379  地址:湘西州吉首市文艺路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