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邮件:2683614257i@qq.com 电话:0743-8222379
网站首页协会组织自然环境民族历史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哲学宗教政治法律军事兵制经济活动教科体卫文艺传媒金石典籍人物传略文物古迹族谱研究服务咨询
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  
 
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封泥
来源:转载 点击数:46次 更新时间:2019/5/18 12:54:00

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封泥

文山里人 图里耶秦简博物馆提供

时下,爱好书法的人越来越多,笔者也凑热闹,买了毛笔,还刻了几枚印章。每每拿起这些印章钤出来的字欣赏时,总觉得用它印出来的字多了几分轻浮,少了些许厚重。直到有一天,笔者在“里耶秦简博物馆”参观,看了其中陈列展示的“洞庭司马”“酉阳丞印”二枚“封泥”后,才有所感悟。

2002年,在里耶古城遗址“一号井”出土的3.7万枚秦代简牍,无疑是“国之瑰宝”。与此同时,还出土了几枚“封泥”,上面印有“洞庭司马”“酉阳丞印”,同样也让考古专家惊喜赞叹不已。别看这极不起眼的手指头大小的坚硬泥团,却承载着许许多多令人着迷的历史。

什么是“封泥”?简单来说,“封泥”就是先秦两汉时期的“密封条”,亦如现代的“纸封”“铅封”,起着保密的作用。在纸张还没有发明之前,文书、信件都不得不写在竹木简上。而写好文书、信件的竹木简捆扎之后,在送达收件人手之前,必须要进行“密封包装”,防止被人私自偷看,知晓内容,这就需要加封。在秦汉时期,当时人们将竹木简用绳子捆扎起来,在结绳的地方把绳头用泥团包裹,然后在泥团上加盖印章,泥团上的文字图案就是印章上的内容。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封泥,就是由“洞庭司马”或“酉阳县丞”发给迁陵县的文书或信件。而泥团是否完好无损,就是文书、信件是否安全完整送达的保障。在秦代酷刑中,私拆“封泥”那是要坐牢杀头的,可见“封泥”在当时的重要性。

“封泥”的使用,最早见诸于先秦文献《周礼》《左传》中,关于“玺之”“玺书”等几处记载。而“封泥”实物的出土发现,要追溯到近200年前的清道光二年(1822年),四川农民挖山药时,挖出了一批泥团,有一百多枚,不知是什么东西?晚清时代,学界“究考”风行,人们尤其酷爱收藏古董玩物。这些有印字的泥团古物,很快就被古玩商贩收购到手,流入京城。而在京城的学者,像龚自珍、吴荣光、刘喜海等人又从商贩手中各购得数枚。出于对金石文献的敏感,让这些金石学家相信,泥团上的印字,可能是前所未见的重要材料。但他们一时也没法给泥团正名,只是凭着猜想,叫这些泥团为“印范子”。晚清举人刘喜海购得数枚泥团后,更是痴迷,便翻阅各种古籍文献资料,在《后汉书·居官志》“守宫令”本注里:“主御纸笔墨及尚书财用诸物及封泥。”据此,才正式将这些泥团称之为“封泥”。

在秦汉时期,“封泥”使用的泥土也很有讲究。春秋战国时,“封泥”的泥土质地较为粗糙随意,多为就地取材。而到了大秦帝国,“封泥”细腻讲究,泥质和泥色也愈发精纯。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封泥质地非常坚硬,有如墨石一般,浸泡在“一号井”中二千二百多年也没融化。同时出土的“酉阳丞印”封泥更是保存完好,亦如刚刚制作的一样。在秦代时,实施封泥还有统一的“封泥槽”,将捆扎竹木简的绳头结放在槽里,填入泥土,盖上印章,烘干即可。“封泥槽”的大小区别只在毫厘之间,可以通用。如此看来,随着大秦帝国的统一强大,“封泥”也走上了制作管理使用一致的“大一统”。

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封泥,现库陈在“里耶秦简博物馆”内。“洞庭司马”封泥已经破损,而“酉阳丞印”封泥保存完好,不难看出,从“洞庭司马府”传来的简牍公文在丢进“一号井”内前已经打开了,而从“酉阳县府”传来的简牍公文未打开就丢进了“一号井”内。这两枚“封泥”都是官署印章,它可以给人们展现大秦帝国先进的政权管理体制。秦始皇扫灭六国完成统一后,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国家,这种先进的政权管理体制一直沿用至今。“洞庭司马”中的“洞庭”无疑就是里耶秦简中多次提到的“洞庭郡”,“司马”则是当时掌管军事的主要官职。秦王朝设三十六郡而治,三十六郡中却没有“洞庭郡”,而里耶秦简中又多次提到了“洞庭郡”,那么“洞庭郡”郡址所在至今仍然是个“千古之谜”,令考古专家和学者们苦思不已。“酉阳丞印”封泥同样是秦代地方官职“封泥”,从里耶秦简中可以发现,“酉阳”是秦代“洞庭郡”辖的一个县,而“丞”则是辅佐的意思,是酉阳县令的副手。同时“酉阳丞印”封泥出土,校正了人们一直认为酉阳县是西汉初年所设的错误,其实酉阳县在秦朝就已设置了,这一时期在里耶秦简上还出现了迁陵、沅陵、阳陵、江陵、竟陵、弋阳、临沅、益阳、零阳等十数个县城。“县”又是秦代基层的政权机构,管理上自然是重中之重,所以从秦代设县这个官署后,一直延续到今天,始终未变。就是当今,县一级政权机构组织管理仍是国家政权管理体制中最重要的一环。如此,不得不佩服和感叹大秦帝国那种先进的政权管理体制。与此同时,在西安相家巷也出土了一批“封泥”,上面的官职就更为丰富了,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像“北宫斡丞”“御府之印”“太仓丞”“南郡府印”“蜀太府丞”“邯郸亭丞”“下邽右尉”“汝阳丞”等等,这些官职名字的背后,是秦王朝版图下中央到地方诸多郡县。一个个小小单元结构集合在一起,才构成了一个完整而统一的大秦帝国。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不也是更好的辅证吗?!

关于“封泥”的典故和诗词也很多。其中最具代表的一个典故:“元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此万事一时也。若计不及此,且畜养士马,据隘自守,旷日持久,以待四方之变,图王不成,其弊犹足以霸。”说是建武五年(公元29年),隗嚣在天水自称“大将军王”,不愿归顺光武帝。其将领王元对隗嚣说了上述这段话:王元请以少数兵力为大王扼守险要函谷关,这是万世一时的良机,如果现在不能采用此计,那么暂时畜养兵马,据险自守,坚持下去,以等待四方变化,即使图王不成,退一步也足可以称霸一方。这里所说的用“一丸泥”就可封函谷关,后世便以“封泥”比喻据守雄关。因此,古代封泥还称“一丸封”“一丸泥”“丸泥封”“函谷泥”“隗嚣泥”等等。后世描写“封泥”也有不少诗句,唐太宗《入潼关》诗:“弃襦怀远志,封泥负壮情。”李贺《奉和二兄罢使遣马归延州》诗:“空留三尺剑,不用一丸泥。”彦谦《送樊琯司业归朝》诗:“未见泥函谷,俄惊火建章”等。

“封泥”不仅具有非同寻常的考古学术价值,更具有丰富的艺术内涵。据专家学者考证,现存的秦汉官印实物极少,随着王朝的更替,许多官印被销毁了。现今出土的印章,多为殉葬用的冥器,并非秦汉时期的实用印章,它的制作技术和艺术水平都难以和实用印章相比,而“封泥”则是由官方正式颁发的“印玺”钤出的。因此“封泥”上的印文,最能真实地反映秦汉时期印章的实际状况,无疑它是古代印章文化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由于印章多为篆书,因而“封泥”在篆刻艺术史上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因年代久远,自然剥蚀,残缺破损,极富变化。像里耶“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封泥就是如此,给人以古拙质朴,自然率真的美感。在清末金石大家吴昌硕的印作中就是从“封泥”那种实中见虚、虚中生灵、高古雄浑中不断吸取艺术养分,最终成为“一代宗师”。“封泥”与古印相表里,它可以说是秦汉印章在泥上的“印蜕”实物,就是因为阴文钤于泥上变成阳文,更易辨识。晋朝之后,纸张的发明与通行,替代了简牍,令“封泥”失去了用武之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但无论如何,里耶出土的“洞庭司马”与“酉阳丞印”封泥和各个时期、各个地方出土的许许多多“封泥”一样,无论是其学术价值,还是其艺术价值,都永远令世人赞叹不已!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保靖县加快发展乡村旅游助力精准扶贫 下一篇:五溪烟水出“荩臣”
 
  友情链接
永顺县龙山县花垣县政府凤凰县政府古丈县政府泸溪县政府湘西州老科协吉首市政府湘西州政府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魅力湘西 | 魅力湘西邮件:2683614257i@qq.com 联系电话:0743-8222379  地址:湘西州吉首市文艺路18号